《我的人间烟火》火烧眉毛,杨洋、贾士凯、悦凯做错了什么?

作者 / 乔   治

编辑 / 朱   婷

运营 / 小饼干

《我的人间烟火》舆情还在发酵。

7月20日,该剧出品方之一悦凯影视总裁贾士凯发博针对陷入风波的剧情中男女主使用车载灭火器玩闹情节作出回应,称剧情中所使用灭火器乃“宋焰自费购买的私人用品,而非挪用公共消防设施”,并针对剧情的不严谨之处做出道歉。

但很显然,贾士凯方似乎并未意识到“灭火器”不管是不是公共用品,都不适合应用在如此剧情之中。这边网友们自然不买账,评论区被“为何删除孟宴臣高光片段”的质疑刷了满屏。

事态发展到今天,《我的人间烟火》已经从一部平平无奇的消防员X医生的爱情故事演变成了普通观众大战国产娱乐“劣币”的内娱景观。

二创内容掀翻剧作本身,魏大勋凭借孟宴臣一角数据飙升,据业内人士反馈,当前热度比肩顶流,第三方数据显示7月第二周,累计关注度超过肖战。

同类型题材的《他从火光中走来》主演黄景瑜,剧都还没拍完,角色已经大热;同一作者小说改编的《你比星光美丽》主演许凯,已经靠韩延一角在各类二创视频里和前两位一起走路走了一整周; 现在各大up主开始瞄准同样演过张起灵一角的肖宇梁,纷纷火速产出安利视频。

剧情进展过半,发“油难财”的主人公队伍还在继续逐渐壮大。

剧情联动方面,《都挺好》的苏明玉、《长月烬明》的叶冰裳、《下一站是幸福》的蔡敏敏等等均出现在了剧情嫁接的大队伍里。

舆论发酵至此,无论剧宣怎么继续铺稿子铺热搜做话题,艺人方、制作方又回应了什么,毫无疑问,都只会成为正上头的观众们play的一环。

剧集还有近半内容待播,讨论还在继续。

我们挑选了一些网友讨论度较高的疑问,找到了艺人团队、营销方人员以及靠近平台的人士,聊了聊。

从CP避嫌、重消防到失控,都发生了什么?

“如果我是这个项目的PM,眼下最需要解决的不是杨洋这个主演的口碑问题,而是剧情当中涉及到的关于消防知识错误部分的舆情。”

靠近平台的笑笑表示,大家心知肚明,偶像剧当中涉及到的职业设定,无论是医生、金融人士还是近两年大热的消防行业,在大部分时候这些内容都只承担价值表达和背景板的功能。只要不是严重的失误,此类剧集受众也不会对这部分内容有太高的期待。

“换句话,只谈致敬,不谈教育和科普,上宣说说镀镀金得了。”

但《我的人间烟火》在舆论压不住的慌乱之中,为了转移观众视线,将宣传重心移向了职业内容,这反而增加了项目舆情的风险度。

演得不好,其实关系不大,演员躺平,剧播完风波也就淡去了。但专业类内容作为项目的背书,被行业官方认定出错,是个比较严重的问题”,笑笑说的很直接,国产剧,别说偶像剧,职业剧的行业细节都禁不起太过细致的推敲。

事实上,倘若按照常规偶像剧的宣发路子,《我的人间烟火》照着主CP发力,上宣致敬消防,配角出彩辅助话题加热的路线。剧情不崩塌的情况下,就又会是一部顶流出演的热度数据扛打的杨洋代表作品。

但《我的人间烟火》不知是否出于男女主演绯闻的考量,在首发的宣传阶段,主打兄弟情,派出了杨洋和戏份不算多的张彬彬进行扫楼活动。这就是直接导致了宣发点歪向了消防行业侧。

这边主演避嫌,主CP声势立不起来,但那头观众已经被配角吸引了视线。伪骨科线的二创视频在B站突破百万播放,在各个平台内迅速发酵,热度不断上涨,微博站内“孟许时分”超话单日互动量超30万,直接冲到了衍生榜CP首位。

此时,粉丝控评已经无法压制住真活人号的嗑cp热情了。

为了拉回视线,观众又在热搜上看到了一堆维护主cp的话题,如“宋焰的不幸是和许沁相爱”“杨洋版孟宴臣”以及后续的“宋焰给了孟宴臣10年机会”等等。但这些话题,非但没能如期待般补充信息完整男主角人物塑造的不足,反而将围观网友的注意力直接拉回了关键点:

杨洋没演好。

围绕着杨洋演技的讨论越演愈烈。

在艺人团队工作了多年的炸炸表示,“这样的反噬局面,甚至不是杨洋一个人的问题,是他们那一批演员的问题,大众对演员的要求日益提高,而有一批占据一线资源的演员自身专业却没有跟上。”

再加上导演李木戈下场,赞扬男主角色魅力,原著作者下场内涵观众“慕富”,观众/网友彻底火力全开,攻占导演微博评论区,深扒玖月晞涉嫌抄袭的疑点。

随后,原著作者被网友发现连夜锁文,将关于男主角争议最大的部分章节锁定,一把把这场喧嚣推到了最高潮。

破防的段子肆虐全网。

网友转移火力,猛攻玖月晞涉嫌抄袭的点。之后,内容被指抄袭了《我只害怕我爱你》,作者沈乔南发博附上调色盘表示两文确实存在雷同。随后玖月喜连夜修改原著原始文本。一顿操作猛如虎,几乎把原著钉死在涉嫌抄袭的耻辱柱上。

而在此次事件之前,玖月晞不少作品都被质疑涉嫌抄袭,最经典的就是电影《少年的你》原著小说《少年的你,如此美丽》,有大量桥段与设定涉嫌抄袭东野圭吾的作品。口碑上的崩塌并非一本小说。

这时候剧宣在干嘛呢?(注明:该剧的最大出品公司正是杨洋所在且持股的悦凯影视)

他们紧急开始组织全体演员扫楼、主CP营业,但在一片“孟宴臣”高级弹幕中,中间隔着王彦霖的王楚然和魏大勋还是被伪骨科观众捧到了最前排,魏大勋彻底突围。

到这里,《我的人间烟火》上线播出不到10天。

这边观众正为孟宴臣上头,不到十分钟的戏份硬是剪出了血洗B站的百万播放cut,那边剧方疑似删除了角色的高光戏份,且这个段落演员本人在直播当中提及过。于是,本来还在怜爱角色怜爱演员中自如切换的网友们被激怒,瞬间转为了对演员付出努力,减了肥,却被减除戏份的不满和叹息。

“删戏咖”的词条再度冲入剧集话题,矛头直指内容创作、制作方傲慢以及流量艺人长期利用粉运“霸凌”普通观众。

直到今天,德塔文发布的《我的人间烟火》近期舆情热词讨论,仍然把魏大勋和他饰演的孟宴臣一角“拒之门外”。

这个舆情热词,确实令人十分费解。

舆情如此失控,问题出在哪儿?还能怎么办?

对于孟宴臣带动魏大勋爆火这件事,“我们都还是蛮意外的。”

作品营销上,做过不少热门项目营销的小一表示,自从之前经过某部剧的大舆情,小一所在团队的营销方,在制定宣发策划之前,内部看片会进行3轮片子以上。

“第一遍,了解剧情,第二遍第三遍细拉内容点,大家会一一列出,讨论可能会出现的舆情、bug甚至穿帮,在播出前,必须准备好每一个点的舆情预案或者再修改的时间空间。”

根据多位资深项目营销工作人员的反馈,项目执行期间,剧方宣传、营销公司也都会实时监测不同平台受众对不同角色的体感和评论,去观察不同时间周期内,观众对于作品的情绪,以便及时做出策略调整。

整理来看,一部剧集进入舆情大爆发,通常的应对手段可能有:

首先是找官方媒体做背书,也就是行业说的“上宣采访掰口碑”。这个部分,人民文娱的点评冲上热搜,但随后被潮州消防发布的“灭火器嬉闹是不对的行为”打脸。

其次是通过各类营销号来补充剧情缺乏的细节,挽回口碑,“我们常用打包捂嘴来形容”;最后就是增加主创的采访回应各类争议话题或者转移观众的注意力。“这部分《我的人间烟火》其实在上周就进行了一些,但很显然,效果并不显著。”

这个剧目前的情况,已经没有任何常规宣传能发挥作用的空间了。数据监测上,现在相关话题广场半分钟就是99+的刷新情况,铺下多少营销号的红稿挣扎,都只会被淹没。我只能说,如果是我带的艺人,就安静地祈祷赶紧收官。”

多位营销人员也表示,这其中,营销侧对于舆情监测的不到位或者在执行过程中多方因素的考量,比如艺人话语权等等,也都会影响到下游宣发出口的最终结果。“我们也只是执行方,粉丝们常说不作为,通常情况下也有可能是作为遇阻。”

尽管各方话都说的很委婉,但大家心知肚明,《我的人间烟火》如此走向,其根本原因在于剧情方面的bug以及演员的演绎参差。同时,这两点也是造成主角配角的人设天平不平衡以及现在大舆情大撕逼场面的主因。

曾操盘过不少S+项目营销的阿乔直言:“如果《我的人间烟火》本身,如果剧情bug后续逻辑不大,即便演员演绎差一些也能圆回来一部分,而不是现在这样。”

艺人方面,有过不少艺人负面词条处理经验的小一对于此次《我的人间烟火》舆情发酵如此失控表达了疑惑,“为什么会任由杨洋油腻的舆情如此发酵?”

资深艺人宣传小麦也发出了同款疑问,“现在的舆情对于杨洋来说是非常灾难的,以前的作品印象可能都会被这次‘油腻’形象取代,甚至会影响之后的角色市场反馈。”

但被问及此次舆情会对杨洋之后的“事业”产生什么样影响?

同样在艺人团队干了许多年的炸炸表示,“对杨洋可能影响不大,至少这两三年都不大。因为他属于已经上岸的演员,业内的情况来说,男演员目前比较稀缺,他应该后续资源不会掉很多。”

乐观的同时,炸炸也指出,“如果我是他工作人员,后面可能会接触一个在他业务能力范围内有突破的角色,不考虑是否是男主,做好口碑上的维护。”

至于粉丝激愤之下提出的“不让配角上桌”的说法,多位工作人员都表示,不存在这样的情况。“角色好,演员好,让不让上的,人家都会上”。一个项目从立项到最终与观众见面,汇集演员、编剧、导演以及大量剧组工作人员的心血,这是个团队作业的结果。

“从剧方的角度肯定侧重男女主宣传是正常的思路,配角出彩的案例其实很少。就我们接触合作过演员来说,大家都明白,作品好,行业好,大家才有饭吃。”

但红配角还是红主角,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有区别。靠近平台人士指出,该剧由悦凯影视承制,目前情况来看,播出没有达到原定的预期,舆情热度既不靠主捧的男主演拉动,也没为女主演带来正面的增量,“对项目方以后的评级会有影响”

目前,剧集更新到30集,魏大勋数据还在狂飙,其微博评论区下评论内部赞数量都杀到9万,只要剧集更新,孟宴臣相关话题词条必定冲入热搜。如同每一个爆款热门一样,魏大勋关联词条依然席卷全网。

事态发展至今,谁还记得魏大勋只是一个“特别出演”而已?

偶像剧,需要什么样的主角?

在这场观众与流量与偶像剧创作者的对垒狂欢中,还有人关心剧集的剧情进展吗?

当然有。

然而,越关心,bug查找的越多。

剧中男女主感情逐渐升温,女主许沁从孟家为她购置的大房子,搬进男主舅舅家,准备结婚,每天穿过长长的胡同,大冷天骑单车去搭地铁。

剧外,狂欢的观众将故事直接改称为了《消失的她》前传——

许沁成为了打败王宝钏,稳坐恋爱脑排行榜首位的影视剧女主角。

造成这样的观感,本质上是编剧在女主角这条线上的单薄刻画的结果。

许沁那让她觉得压迫的养母:我们好不容易把你养大,宠着你爱着你,不是为了把你送去别人家去刷碗洗衣服擦地的。

现实:你饭都不做以后哪个婆家愿意要你。

建议接下来国产偶像剧编剧们都认真琢磨一下这其中反应的问题,研究明白了当下偶像剧需要什么样的男女主角,再下笔。

想表达许沁受到家庭压迫,你得写孟母供她上学,只为打出一张漂亮的“豪门媳妇简历”;你要写孟母阻挡她工作,把高知高智的医生扣在家庭框架里,要她做家庭主妇,驯化她“三从四德”;你要写早恋被抓包,孟母荡妇羞辱训斥许沁不知羞耻,丢孟家的脸;你要写孟母区别对待亲儿子与养女。

目前剧情非但没有呈现出孟母的功利与刻薄,反而刻画了一个给足物质,教导女儿克己复礼,希望女儿人生向上的母亲。

那么许沁想要的自由,剧情是如何刻画的呢?是高中就和不好好听课的宋焰一起,学会抽烟喝酒、吃点辣条……恋爱之后,随意地住进宋焰舅舅舅妈家,被宋焰队友像物件一样调侃:“床上有一女的,是不是一块儿搬”;看着擦自己家地板的男主,满脸花痴地说一句“你好宠我”。

这很难评,引用一句热门评论句式——好歹毒的剧情。

女性观众看了当然不舒服。

从本质上来说,目前所有的剧情呈现,已经不是简单的富家女放弃优越的物质条件和穷小子一起奋斗的故事,就是女方单纯的堕落,堪称新型娘道。

向下的自由不是自由,堕落就只是堕落。大众的观念早就向前走了一大步,国产偶像剧却还在给女性灌输有情饮水饱,为了爱情为了男人牺牲自我的过时观念。而杨洋浮于表面的演技,也让宋焰这个本就充满逻辑bug的角色直接成为了何非预备役。

这就怪不得观众要掀桌了。

总结来看,这场来自《我的人间烟火》的狂欢早就不仅仅针对演员本人了,从对杨洋演技不足的不满,上升到针对完全不精进业务只顾圈地搞粉丝运营的流量群体的不满,如今已经延展到了对文娱内容生产者长期傲慢姿态的某种反抗——你们可以花钱按头营销,大搞社交媒体词条热搜,我们也可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观众都用上“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需求与影视落后文化的矛盾”来总结这场狂欢了,建议国产编剧导演和流量演员们还是低一低高贵的头,听听市场真实的声音吧。

备注:文中各方采访对象均为化名,图片源自微博、豆瓣、网络。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