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大学生说:这年头,谁追剧还买会员?|Young Talking

《Young Talking》 :年轻人的叙事场。关于为什么不愿意花钱买长视频会员看剧这件事,Ta们说:「如果只充一个会员就能实现看剧自由的话,我很愿意,但事实是影视资源分散,为了看剧,往往需要‘承包’多个平台会员。而现在,一个百度网盘会员就能帮我实现。」


作者 / 程书书

编辑 / 朱   婷

运营 / 小饼干

“小妹,有没有芒果TV的会员啊?”

“追什么剧?我给你找链接。”

“什么链接?我追的是正在播的剧,还在更新中,会员才能看。”

“看剧的链接啊。这年头,谁追剧还买会员?”

……

上个月《你是我的人间烟火》开播,kk想着提前审判一下剧情为大家出一期剧评,追剧时才发现,自己的芒果TV会员已经过期了很长时间。本着能省则省的优良生活作风,kk便去问了一下还在上大学的表妹,想着身为追剧特种兵的她,兴许会有会员可以借给kk用一下,于是便有了上述对话。

很快,表妹发来了链接,不过kk点开时,显示链接停止访问。她马上又发过来一条,这次链接可以打开,正是电视剧《你是我的人间烟火》,显示的集数也是当时会员可看的全部集数——10集,一一点开后,每集还都是完整内容。

“链接追剧”不仅不用花钱,还和视频平台会员一样的更新速递,难怪表妹会说谁追剧还买会员?只是kk好奇,这些免费的视频链接都是从哪里来的?

免费视频哪里来?

“都是同学们相互转发的。”表妹回答。她说每逢有想看的剧,只要一说剧名,都能找到链接。即使这个同学没有,接连问几个同学,就总会有的。据说,越是热播的剧,同学们发出来的链接就越多。

“那你的同学们又是从哪找来的链接呢?”

转问多位同学才知道,表妹的同学们获取这种追剧链接大部分都是通过两种渠道:百度搜索和微信公众号。

百度搜索比较直接简单,任何人都可以直接操作。只需搜片名加上在线观看或者免费光看,就能搜索到电视剧的免费看剧链接。kk以热播剧《长相思》尝试搜索一下,果然搜索出了多条结果。

随机点开了三条链接,每一条里都有剧集内容。kk粗略拉看了一下,这些链接正如此前妹发过来的一般,每一集都是完整内容,且也全都更新到了12集(视频平台会员当前可看的集数)。

不仅如此,视频链接里还提供全屏、桌面看剧、投屏、倍速看剧(相对视频平台少了3倍速这一档)、亮度调节、分享、收藏等功能。

分享功能可以分享至微信、QQ以及百度好友,方便好友之间相互转发。收藏功能则是收藏在百度站内,方便自己下次查看。

至于视频的清晰度,虽然不可调节,但是kk目测也能达到视频平台里的智能画质程度,并不影响看剧体验。

相对百度搜索看剧,微信公众号搜剧则稍稍复杂一些。无法直接用剧名进行搜索,而是需要先搜索追剧链接,找到一些总结免费追剧视频链接的文章,进入链接后再去查找想要看的电视剧。

例如kk就通过发布6个月的这篇文章整理的链接,在电脑上成功搜到了更新16集的《莲花楼》。看剧功能和百度搜索出来的链接大致相同。

但是,微信公众号搜剧存在一个弊端,往往搜出来的链接已经被停止访问,这就需要搜索者多次搜查尝试。但听表妹说一些“追剧老兵”(他们对于重度追剧同学的戏称)关注有一些时常推新链接的公众号,可以时时更新手里的看剧链接。(不过因为担心被写出来后可能会被封号,导致他们再无处获得新链接,所以并不放心同kk分享出来。)

当然,除了以上方便分享的免费看剧链接,同学们也会用到追剧app。据说就连一些视频平台上点播的内容,在上面都可以及时免费全看到。

交谈过程中,她们分享给kk两款免费追剧app,支持安卓手机的恒星视频,以及支持苹果手机的xmb·app。但kk下载时,xmb的网站服务器已经关闭,恒星视频的首页满屏广告无法关闭,也无法观看。

再去向表妹的同学们询问得知,可能是被和谐了。

买百度网盘会员存剧看,但不买视频会员

这很常见。

因为是非法软件,类似的追剧视频经常会被和谐下架。包括上述的追剧链接,也都具有一定的时效性,看一段时间就不可以浏览了。

所以,除了再去查找新的链接和新的看剧app,表妹说他们有时候也会将剧下载到百度网盘里面再看。“一些视频链接是可以直接将剧保存到自己的百度网盘里,而且保存后,在网盘里看还更流畅一些。”

顺着表妹给的链接,kk下载了一集《安乐传》,全程大概一分半钟的时间。下载后画质没有影响,可以随意拖拉不卡顿,也仍然可以倍速看剧。

不过,下载到网盘看起来确实是爽,但下载时间却有点长。对于kk这样的“抱怨”,表妹解释说,是因为kk不是百度网盘会员。“会员下载会快一些,一般一集就是十几秒的时间。而且有会员,下载视频时,片头的广告是可以被过滤掉,中间的一些广告也可以被拉过去。所以为了追剧,我们很多同学都会买百度网盘的会员。”

kk一番看剧下来,这些免费追剧的链接确实有很多广告。像有的链接,广告字幕由如视频里的弹幕一般,随着剧的播放,一直在剧的上方滚动;有的则是镶嵌在剧的首位或者中部,看一段剧情弹出一段广告且无法关闭也是有的。

当然,也有一些在播放剧时处理的很干净,没有广告插入,但是在剧的下方却闪动着花样广告,稍不注意就很容易点上去,马上就进入了广告页面。

不难理解,提供免费看剧,赚的就是卖广告的钱。通过用户观看广告时常、点击广告次数来赚取广告费用,这也是免费类追剧链接、app乃至一些免费游戏小程序的通用商业逻辑。抓住的是用户既然都不花钱了,多看一会广告也无妨的心里。

可有意思的是,这群大学生们也不是不肯花钱追剧。为了看剧,他们都愿意花钱去买百度网盘会员,可却不愿意买视频会员?

对此,很多同学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选择侧面反击。

“视频平台上即使买了会员,不也还得看广告,还得再多花钱去买超点。”

“如果只充一个会员就能实现看剧自由的话,我很愿意,但事实是影视资源分散,为了看剧,往往需要‘承包’多个平台会员。而现在,一个百度网盘会员就能帮我实现。”

这些话的背后,是他们发自内心地认为花钱买百度网盘会员值得,而买视频会员不值。

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个问题?值得深思。

内容之殇,谁之过?

kk觉得或许可以从视频平台加价不加“量”上找找原因。

自2021年底,为了扭亏为盈,挽救以资金投入换增长的局面,各大视频平台都开始上调会员价格。

先是腾讯视频,在2021年和2022年4月对腾讯视频VIP和超级影视VIP会员进行了两次涨价。如今腾讯视频VIP连续包月价格由20元调整为25元,连续包季从58元涨到68元,连续包年从218元涨到238元。腾讯视频VIP季卡从68元涨到78元,VIP年卡价格由253元调整为258元。而超级影视VIP连续包月价格由30元调至35元,超级影视VIP连续包季从88元涨到98元。

紧随其后的是爱奇艺。2021年12月,爱奇艺开始上调会员订阅价格:包年价格不变,月卡和季卡的涨幅在9%和20%之间。时隔一年,爱奇艺又再次将会员价格上调:黄金VIP会员连续包月从22元提至25元,连续包季由63元提至68元,连续包年从218元提至238元;白金VIP会员年卡为388元;星钻VIP会员连续包月、连续包年分别为45元、428元,星钻VIP会员年卡为448元。

2022年6月,优酷终于坐不住也进行了五年以来的首次涨价,对优酷VIP和酷喵VIP会员价格进行调整,月卡调至30元、季卡78元、年卡258元。涨幅约为20%~40%不等。

同年7月份,芒果TV也发布会员价调整通知:会员月卡价格由25元调整为30元,连续包月价格从19元上调至22元,连续包季价格从58元调整至63元。

整体来看,在过去两年里,“爱芒优腾”的连续包月会员价格已经从20元左右陆续调整到了22到25元,涨幅超过25%。

可是随着价格普涨、规则繁多,平台内容却未能持续交付预期价值。真正精品口碑剧、爆款少有出现,更多的是号称S+的大制作,实质是用流量叠加的口水剧,以及一些都快“成精”的综N代。从kk刚整理的2023年上半年的剧集综艺盘点两篇文章里就可以感知一二,陈旧套路化的内容,实在让观众提不起兴趣来。

在和受访对象们的对话中不难总结出,TA们不愿意花钱开视频会员的核心原因除了没有过多品质好内容之外,一些稍微有热度,想追的内容,平台又层层加码,推出会员付费电影、超前点播等新的收费模式,需要用户在支付会员费用的基础上额外付费。当然,这个属于自愿行为,但TA们仍然会觉得开了会员的福利越发被弱化;另外,如果说这些商业模式是视频平台盈利的探索,那么一开始开会员去除广告的初衷在后来也并未得以真正地践行,相反,广告五花八门。

更甚,进入2023年以来,长视频平台更是相继曝出用户权益问题,限制投屏、限制一台手机登录,多设备登录遭遇封号等情况层出不穷,收费项目渐多,规则也变得更为繁杂。龚宇回应投屏事件,付费用户到底在不满什么?

屡次调整会员价格及规则后的爱奇艺、腾讯视频等会员费收入并未实现明显增长,还出现了付费会员总数同比减少现象。由此就可以看出,视频平台加价不加“量”的做法让一些支持正版的用户伤了心。

此次,除了kk的表妹及她的那些大学同学们,kk也广泛的询问了很多非内容工作者的朋友们,平时都是怎么追剧,得到的答案五花八门,但非常统一的是:不充视频平台会员。唯一一位用腾讯会员的,还是因为经常购物,买的京东、腾讯会员连卡。

虽然kk身边的朋友、表妹及她的那些大学同学们不能够代表所有的年轻人,但多个个体的共同行为何尝不是整体的一种倾向。年轻人不愿意为视频平台的内容付费现象在发生。

而这需要视频平台警惕起来,毕竟盗版视频和网站好关闭,可年轻人不愿意为视频平台内容付费的意识却不是那么容易被转变的。

图源:微博、豆瓣,侵删。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