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地团、质子团持续圈粉?非典型男团的养成之路

作者 / 钱多多

编辑 / 阿   笔

运营 / 小饼干

“想看质子团去西岐光膀子种地”

“想看十个勤天去西岐收割麦子”。

谁能想到,来自网络综艺《种地吧》和来自院线电影《封神》的两组男艺人,竟然被自来水们梦幻联动了。

没想到选秀在内娱夭折的两年中,还能在同一时期有两组”非典型男团”受到粉丝的追捧。

爱上他们的粉丝纷纷表示:“喜欢的人总有相似之处”“真诚是唯一必杀技”,甚至为他们做了联动海报。

显然,两组艺人虽然来自不同的行当,但却有着明显的相似之处。

是观众的审美发生了变化,还是造星的手段进入了新阶段?

回想内娱养成系组成鼻祖TFboys已经成立了十周年,浩浩荡荡的造团事业也将最后的辉煌留在了2021年,以及不断404的流量们,内娱粉们是时候该看些新东西了。

一、非典型男团撰写内娱新教材

上半年,“十个勤天”经过半年在土地里真枪实弹的播种和耕耘,吸引了观众围观互动,带领粉丝开启沉浸式乡野慢生活,可谓是为动乱的内娱灌溉了一股清流。凭借又红又专的风格,被广电总局、央媒党媒频繁报道和称赞,十个勤天也成为了有国家背书的青少年榜样。

下半年,从《封神》走出的质子团,凭借满屏荷尔蒙的男性线条,让观众眼中放射光芒,纷纷表示就冲脱衣舞剑这一段也值回了票价。史诗级影片、传统神话等标签,也直接拉高新人演员 level,成为内娱潜力股。

《封神》上映后两周内,饰演姬发的于适微博粉丝量增长百万,品牌陆续抛来橄榄枝,如歌帝梵品牌大使、爱情信物品牌ROSEONLY品牌代言人、朗仕品牌挚友等。饰演殷郊的陈牧驰,粉丝也以数十万人次增长,也和碧欧泉等多家品牌达成了合作。但整体看来,品牌对这些新走红的艺人所带来的风险性,还在评估阶段。

他们的走红路径可以归纳总结为三点,一是有圈粉优势的形象,二是有独一无二的故事,三是有共情力量的价值观。

从形象上来看,种地团和质子团均有各自的优势和特点。前者打造天真懵懂、勤奋好强的少年群像,吸引姐姐粉。19岁到28岁的男生们拥有无限的成长与幻想空间,正是当年的“秀粉”们最爱的配置。

后者营造性感男色魅力出圈,狂揽女友粉,更有评价称质子团的出现是为内娱男色打样。六大肌肉型男经过层层筛选和严格训练才走进观众视野,影片中一段极具冲击力的半身裸戏,可谓是老少皆宜。

随着内娱进入动荡年代,流量、偶像们接二连三的塌房,社会舆论开始重塑偶像定义,粉丝们也需要接收新的故事,唱跳男团时代的“热爱舞台、忠于梦想”的那一套早已不再新鲜。

两个非典型男团都找到了独特的切入视角,种地团开局便打响主旋律,更在宣传口径上紧密弘扬助农发展和振兴乡村的社会背景,格局立刻打开。

质子团则随收割23亿票房的热映影片《封神第一部》高调现身,出道便有大作傍身,加上严格选拔和训练的幕后故事,更深化了质子团的“高质量”标签。比起前些年盛产的“花瓶流量”和“水货爱豆”,爱上质子团,仿佛更能勇敢说出口。

两组非典型男团仿佛也更迎合时代。

疫情的洗礼让大众开始思考新的人生方向,也更加注重生活体验,关注内在感受。种地团“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田野生活,不仅让观众看到了多元人生的可能性,更在慢生活中得到了治愈。

质子团则在内娱频繁翻车的背景下,成立了新样本,提高了拿到内娱入场券的难度。从另一种角度来说,也是试图唤起观众对艺人专业性的重视。

二、更适合“内娱宝宝”体质的养成系男团?

在前些年内娱经历了偶像公司蜂拥而至又陆续出局的混乱战局之后,种地团和质子团或许也给造星产业提供了新的思路。从底层逻辑来看,其实他们仍然遵循着一套最实用的造星规则——陪伴和养成。

说到养成系,内娱以TFboys和SNH48为典型,即艺人的培训到出道到做出一番成绩的全过程由粉丝见证。从底层逻辑来看,暂时不需要粉丝氪金将艺人送入出道位,这两组艺人身上还是有着养成系的影子。

养成系最大的精髓在于完整的成长线,在种地团和质子团在诞生之前,两组艺人都是娱乐圈的无名之辈或素人,具备养成的新鲜感和陪伴感。

种地团集齐了十个1995-2004年出生的青少年,让他们在190天的种地生涯中获得曝光。更配合种子从播种到结出果实的过程,结合他们自身的经历与感悟,以及对于耕种的态度,刻画了群像成长线。

在这个过程中,观众从关注十个勤天种地,到关注到成员个体,再到支持其日后的作品等,可以说是打下了一定的粉丝基础。

质子团和传统的养成系走了相反的路径——先有作品吸引观众眼球后,再逐渐释出幕后训练纪录。在《封神》官方发布的《新人演艺训练营》中,观众看到了质子团们从海选,到面试,再到封闭式训练的全过程,甚至连食谱都有呈现。让粉丝完整的见证了质子团从素人到演员的蜕变过程。这也为封神系列的第二部和第三部打好了提前量。

三、脱离种地、封神滤镜,非典型男团适合长期押注吗?

从初期的口碑和影响力来看,种地团和质子团的身上的成功因素的确有一些参考价值所在。但这样的艺人是否适合粉丝长期追随?

从短期发展来看,《种地吧》综艺收官后,种地团开启持续超强售后,不仅时常回乡小住,除草、喂养小动物。更为鲜花、鸡蛋、面粉等农副产业带货,甚至诞下300万人在线抢1000盆玫瑰花的盛况。

质子团在《封神》的票房一路高涨后,也收获了大量的美誉,各种群像视觉海报在社交媒体上高度流传,凭借结实的身材和健壮的体魄,成为行走的荷尔蒙。更被广大媒体争相报道是质子团在纠正畸形审美,热度持续扩散。

但综艺和电影的热度都有保鲜期。从长期发展看,种地团的十个成员中在娱乐圈有各自的本职工作,比如蒋敦豪是歌手出身,获得过《中国新歌声》冠军,参加过《创造营2021》。李耕耘、赵小童是科班出身的演员,王一珩是rapper,鹭卓、卓沅是粉丝口中的“小糊爱豆”……走出农田之后,他们是会继续专业歌手、演员的路线,还是向综艺咖的路线发展,未来又要通过什么路径获取曝光和维护口碑?也还有待考量。

从近期种地团销售售价为99.9元的月季花,被质疑定价过高有割韭菜嫌疑,以及粉丝开始担心种地团会向着选秀艺人的路径发展,拒绝争资源、做数据等小动作等事件来看,十个勤天的未来发展和定位还是一道难题。

质子团初出茅庐,通过打造专业度和高级审美俘获观众。不出意外的话,随着《封神》第二部第三部的上映,质子团的人气还是持续攀升。

但一方面,质子团作为靠男色吸精的男子团体,少不了粉丝嗑cp,同时也引起了团粉、唯粉、cp粉的混战,又走上了内娱追星的老路线。粉丝内战也带来了更高的风险性。

另一方面,质子团六位成员从踏入娱乐圈就开始为《封神》的拍摄做准备,可以说是为电影量身定做的形象。未来脱离了《封神》的滤镜,是否能给持续带来惊喜,也需要继续等待。

过去市场更在乎的颜值和人设,在内娱近些年发生的骤变中,看起来更虚无缥缈。说到底,观众的审美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只是对追星的体验感、信任感有了更高的需求。粉丝希望拥有更踏实、更低风险、更拿得出手的偶像。比起单一的讲辛苦、谈梦想,一步一个脚印的干点实事,或拥有硬核的作品,可能才更适合当下的内娱。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