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监管之下短剧行业会消失吗?听听一线从业者们怎么说 | Talk调查

作者 / 阿   笔

运营 / 橘   子

要说2023年的新风口,那必然是短剧。

凭借着短和快,短剧从前两年的闷声发展到今年突然被推至风口:赚钱、出圈、出海。也因此,短剧行业一方面吸引不少长视频公司、从业者下场;另一方面迎来业内公认的最严监管。

自最严监管之后,抖音、快手、微信等平台快速下架违规短剧的反应,也让诸如“短剧会不会是文娱史上历时最短的一个风口”的说法充斥在行业内部。所以,当下短剧行业现状如何、政策会触发哪些影响,以及大众关心的具体是什么样的短剧会涉及违规?kk带着这些问题和几位短剧从业者聊了聊,听听看身处一线的Ta们怎么说。(PS:附赠推荐短剧片单~)

一、制片人Z:监管也是在引领行业转型,但之前的热门题材短时间内不会碰了

制片人Z是去年(5月)开始接触短剧行业的。在此之前,他觉得竖屏短剧类似于短视频,后来理解这是个很成熟的商业形态。

这一轮监管出现后,Z的第一反应还是震惊,因为确实力度不小,尤其在内容端,可能大家都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

对于工作产生的影响?当然有。据Z介绍,正在开发中的项目,很多剧本都开始自查,修改;后面开发项目也会更加慎重,有一些之前的热门题材可能短时间内也不会碰了。

但他觉得从内容端出发,监管是在引领行业转型,规范化发展。当然,这可能也会决定短剧行业日后的走向和一些玩法的改变。“大家都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行业想要长久,这属于必经之路了。”

关于“风口”的说法,Z认同。站在他的角度,短剧的确是难得的增长点,包括最近的股市之类的,不然也不会纳入监管。

——“我觉得这一套逻辑已经被验证了,应该不会那么快走向消亡。如果看未来发展,不光是政策,大资本、大影视集团都下场之后,必然也会对行业走向带来一些变局。”

——“我个人的话,还是会从事这个行业的。并且我认为短剧不会消失,这个行业客观上保留了影视行业的火种。短剧的下半场应该不远了,存在形式有可能也会随着大玩家的入场发生一些改变。”

“作为从业者,私下我肯定也都会看,刚看完《重生七零小辣媳》,还挺好的。之前严导那些都会看,很多作品底子都不差的。”推荐理由:Z认为剧情和表演是这些剧的优势,即表演都有代入感,剧情又比传统影视剧紧凑。

最后,要说期盼的话,希望短剧能够和传统影视长期共存吧。

二、编剧/责编霸总蛋蛋:对我的工作暂时没影响,更多是制作方避免出现在榜单上,就怕枪打出头鸟

原本在网剧公司从事编剧的蛋蛋是从去年8月份开始接触短剧行业的。

加入现在的公司,她的工作是小程序短剧的编剧,后又成为责编。进入公司后,她才第一次听说还有“小程序短剧”这种模式的短剧。对这种剧的认知,她直言就是无脑言情爽文的影视化,极致满足下沉受众的欲望,其他几乎都可以忽略。

关于最近短剧行业的监管和讨论,她和同事们第一时间也关注到了,“但我们首先觉得这是好事,小程序短剧有点太野蛮生长了,很多都价值观导向不良,大的方面来说对社会是有不利影响,该管管了。”

目前看来,监管对于她的工作影响不大,因为她现在是责编,顶多看到有风险的剧本不收就好了。对于公司来说,因为她们公司主攻女频甜宠,影响也不是特别大。”我之前做编剧的时候,本身也会守住底线,所以一直以来对我的影响都不太大,除非这个赛道彻底被禁,那就有影响了。”

“虽然没看到红头文件,但大家都在传,然后公司也开始说这件事,今天(11月10日)还看到了禁投剧的名单,几乎都是和色情低俗暴力相关。”话音未落,她又补充了一句:“整体看下来,只要有一点违背正常伦理都会被封,但这些被封的都是差不多能跑出量的,那些赔本的几乎也不会被发现。” 

(受访者提供)

但作为制作方,看到那些禁投原因,蛋蛋还是会觉得矫枉过正。她认为本身这种剧的存在就是满足下沉受众欲望,只要保持在一个平衡的位置,也是一个休闲娱乐方式,但有几条政策属于直接切断了欲望来源,那这种剧的核心就没了,也就做不了了。

但整体而言,对于这次比较严格的监管,蛋蛋和她的同事们私下聊起来,并没有看的特别严重。追问缘由,她认为可能是之前已经有好几次监管了,过去了之后大家又继续恢复原样。“不过,这次感觉监管力度确实很大,大家都不敢出现在榜单上,就怕枪打出头鸟。”言外之意,更多公司只想着先避避风头,也不去说未来趋势如何。

关于所谓“短剧成了风口”的说法,蛋蛋认为只是被更多人知道了,更多人发现了这东西可以赚钱,所以都涌了进来。但其实,小程序短剧很早至少两三年前就有了,它一直都在发展,只是现在借助着抖音之类的平台,这种剧才开始显露头角,加上长视频的低迷和来钱慢,造就了短剧的爆火。但需要强调的是,不是涌进来的人都能赚钱,赚钱的还是那几个头部平台,比如九州、容量、蜜糖之类的。赔本撤退消失的工作室或者小公司多的是,红利也只是被懂行的人吃到嘴里,光看红利啥也不懂闯进来最终也只会败兴而归。

尽管蛋蛋直言自己未来不会继续从事这个行业,但当我们问:“有什么建议想对试图加入这个行业的人说?” 时,还是会感觉到她对于这个行业的认可。“不要觉得这种剧下沉没营养就瞧不起,能火就一定有原因,要有敬畏心,沉下心好好研究这种剧的逻辑,想做好也没那么容易。还有那些想赚快钱的人,真没想的那么简单,很多爆款剧都不一定是赚钱的,想好再来。”

像出现在榜单上的剧,她基本都会扫一眼。推荐短剧:——男频:《无双》《诛神殿》《天医传说》;——女频:《闪婚后,豪门老公马甲藏不住了》《皇后娘娘来打工》《虐爱成宠,陆总的新婚哑妻》。

在蛋蛋看来,这些剧有一些共同点:剧情流畅,结构清晰,节奏快,反转很抓人,演员演的很到位,导演拍摄角度以及后期剪辑都不错。蛋蛋特别强调了演员演技真的很加成——比如《无双》的男主真的演出了战神的王霸之气,她觉得这也是《无双》能爆的一个重要原因。

到了颇为犀利的问题,是否认为短剧行业会消失吗?为什么?

——很难说。本身小程序短剧的核心就是区别于其他常规剧,重点是满足受众欲望,而受众欲望无非金钱、权利、美色、情感需求以及猎奇心理,而这些东西一旦极致表达就容易三观不正。如果监管真的严格并且一直抓,那这些剧就无法表达核心满足欲望,那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但利用这种审核快的小程序平台,做健康内容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不确定是否能获利。

“我觉得这个行业和电子产品一样,属于奶头乐,存在有必然性。虽然我不认可一些价值观扭曲的表达,但它确实给一些受众带去了快乐,所以我对这个行业的看法很矛盾。对于这个行业的发展,我希望越来越健康,可以满足欲望但不要故意传播不良价值观。”

三、影视策划大雪:短剧势头太猛,公司正在尝试做短剧出海

大雪比前两位入行的晚一些,她是今年7月份,因为公司要跟平台合作做海外短剧而接触的。第一次听说短剧是去年8月份左右,因为有认识的朋友去做了小程序短剧的编剧,才第一次听说这个行业。

接触之前,大雪只觉得这种体量的短剧是比较low的,虽然抖音快手已经卷出了一些好作品,但整体水平仍然处在鄙视链的最低端。接触之后发现下沉市场体量和观众口味,比她预想的更加夸张,而且付费意愿太高了,利润可观程度难以想象,她当时就预测这个行业一定会成为新的黑马。

也是没想到,11月最严监管就来了。“但转念一想,这是很正常的情况,影视圈的每一个黑马赛道都会经历的过程,其实要求备案的时候,就已经是暗戳戳的警告了,但是大家眼热快钱,都没当回事。只能说,历史总会重演吧。”言外之意,有些作品一次次试探底线,直到有人真的踩了红线,严打就真正开始了。 

根据她的观察,政策一出之后,抖音、快手等迅速下架了一批违规的剧。“严打不是坏事,总归还是要管控一下,有些作品实在是没有下限。”只能说,监管力度肯定是会比以前更加严格的,但到什么程度还不能够确定,只能等这轮严打过后再观望一下。

因为工作原因,大雪会看一些海外短剧,但私下国内短剧看的不是很多。大雪的公司主业务是长剧,因为今年短剧势头太猛,所以也开始尝试做短剧,但选择的是海外短剧这个赛道。她告诉kk,目前找的主创团队和演员也都是外国人,选择的题材是国外比较受欢迎的狼人,对应成国内就是霸总。

风口的话,大雪认为今年其实已经不是风口了,目前大家看到的,已经是经过积累之后的爆发了。最后进入短剧的好时候,其实是去年,今年疯狂卷起来再加上严打,短剧有可能会进入新的阶段,但是之后的红利有多大,红利期有多长,就不好说了。

“不过,没有经验的有钱人不要来,分分钟变成冤大头被割韭菜,但如果是贫穷的影视从业者,可以接受的话,还是来吧。起码温饱没问题,真的来钱快,填饱肚子再继续追梦吧。”

至于未来,她个人目前在考虑转行,“虽然总是开玩笑说干一行恨一行,但影视行业确实挺消磨人的,如果没有梦想和热爱来支撑,基本上最后都是转行,我已经被消磨的差不多了(笑)”。

目前大雪还是很看好这个行业的,对它的未来也有期待。理由是,这个行业项目周期短,下沉市场巨大,对于从业人员是非常友好的。“毕竟见了太多饿着肚子追梦的年轻人,实在于心不忍,短剧或许能成为这些年轻人的过渡期或者退路。” 可能更多是站在观众角度,大雪表示对短剧没有很严苛,在这个大家都没有耐心的时代,短剧作为电子榨菜是很好的陪伴。当然,前提是内容需要规范一些吧。

——你认为短剧行业会消失吗?为什么?

——消失的话,我个人认为不会的。因为“短”和“剧”这两个关键词,是大部分人在休闲生活里的刚需,市场只要在,产品就会源源不断被生产,只是随着时间和科技的发展,会出现不同形态而已。如果哪天人们真的突破了时间和大脑的限制,进入虚拟现实,现实中的1分钟,可以是虚拟世界里的1小时,那个时候,没准长剧和电影将再次迎来春天。

“我比较乐观,短剧行业长期发展,必然也能卷出精品,如果能打造出良好的新的业态,那真的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众所周知,文娱行业已经夕阳很久了。”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