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史策,坐看云起时

作者 / 向 向

采访编辑 / 朱婷

运营 / 小饼干

刚刚结束的2023年是演员史策出道的第10年,也是史策从话剧演员转型到影视的第五个年头。

当时间跨度足够长时,我们总是希望能从经历中窥得闪光,从而照亮彼此前进的路。

作为kk年末最后一位见面的女演员,见到史策很“欣慰”。实际上,即使仅仅作为观众陪伴,见证了她从“腰部演员”一步一个脚印到今天,都会很难忘记《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上出挑的史策,也自然会因为越来越好的她感到欣慰。

2023年,史策参演了三部影视剧,分别是《故乡,别来无恙》《黑土无言》以及《狗剩快跑》。《狗剩快跑》是女主,徐峥老师当初在《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上的评语开花结果,史策以宋玉桃的名字成为了女主。

我们感慨着史策的经历,她却并不在意过去十年的起伏,有种上山路上的云淡风轻。

一、抽离

史策有种抽离感,脱离了角色和你面对面,她客观得仿佛在谈论别人。

在她看来,自己是是一个很“多面”的人。这种多面的假设来自于对自己性格的剖析,她发现,平时工作状态营业状态仅仅是她的一部分,给大家带来快乐的同时她也能收获快乐,但独处时或与熟悉的人在一起时,她又无法释放那么充足的能量,会短暂地进入休息状态。

也正因为多变性,她总是希望能多尝试一些不同的角色。

《故乡,别来无恙》中她是老公出轨又离世,一人带娃的新时代独立女性,美妆博主苟丹丹;《黑土无言》中她勇夺射击比赛冠军,成为黑土警花周琪;《狗剩快跑》她是宋玉桃,先秀了一把戏曲,又不忘参军报国,有理想有抱负。

《故乡,别来无恙》和《黑土无言》有鲜明的“独立气质”,《狗剩快跑》打动她,则是因为年代剧。

史策对年代剧的向往,也可以说是种对信仰的向往。她说,以前那个时代,人们都有清晰的人生目标,或者说理想,虽然可能遥不可及,虽然可能离自己很远,但也能走得很坚定。

而当下却是个让人迷茫的时代,“好像知道要做什么,这个做什么具体可能指要挣钱,这也是我的目标。但挣钱是要干嘛?这个问题却又回答不上来。跟年代剧中那个时代的人对比,他们为了理想毅然决然的牺牲的精神,是让我震撼以及羡慕的。”

她并不愿意困在某一类角色中,对她来说,角色更像是一面又一面映照自身的镜子,她不断审视镜中人是否足够贴近生活,也通过镜中人的印象不断审视自己,自我剖析。角色始终在镜子那头,而她只是史策。

所以,她需要用逻辑来塑造角色,还原人物的底色。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有点像做推理。她理解宋玉桃的性格,比如刁蛮任性,是从家庭背景来建构的——宋玉桃虽然家庭条件很好,有一个宠爱她的爷爷,也有一个人像是学童一样在她身边,一直帮助她,但她并不是爷爷的亲孙女,而是捡来的。她有自己的底气,却也有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她知道自己是有人宠爱的,却也知道自己是被丢弃过的。

史策为自己的每个角色建构起一个又一个完整的世界,思考她们的家庭、性格、人生以及理想。又不断从这些角色中汲取能量,反哺到自己身上。

二、上山路

已经过去的2023年,是话剧演员史策出道的10周年。2013年,话剧《招租启示》中,史策是女一号。

她回忆自己的舞台剧生涯,《招租启示》是她第一个商演的话剧。在此之前,她还没从学校毕业,只演过两个儿童剧,表演成绩又一直是史策自认为拿得出手的科目。谁想到,由于排练时间太短,仅仅排练了4天,史策心里没底。

她的第一次正式话剧舞台是三面台,史策之前从来没见过,到了真正的舞台上,马上觉得自己好像不会演戏了,怎么做都是错,演完了就痛哭一场。不过好在,戏还要继续排,第二次上台就好了很多,也平息了她内心的不安。

刚出道就遇上女主角的女演员很少,史策十分幸运地成为其中之一,但这份幸运实在不可多得,转型影视演员后,史策开始长时间的见组面试,但工作机会了了。

对于演员史策来说,演戏或许本身也是一场攀登,从小时学艺就早已开始,她走过一轮又一轮筛选、淘汰,经历一次又一次排练、彩排。直到2021年《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这是米未的全新尝试,也给了无数像史策这样有实力的演员,一个绝佳的绽放机会。

她和王皓搭档,在《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上从相遇到相知到结婚演了个遍,成了最默契的搭档,最终拿到了年度喜剧搭档第三名。

更重要的是,延续了刚毕业的那份幸运,综艺结束后,史策陆续出演了《黑土无言》《故乡,别来无恙》《狗剩快跑》等多部影视剧。过去的十年,她走上舞台,走上大银幕,走上综艺,最终拿到女主角的剧本。

十年过去,可能是因为一直处于奋斗的状态,她感触并不深。《喜剧大赛》长达七八个月的赛程,她朝着一个方向坚定的努力,结果是好的。综艺录制结束后,无论是她还是其他的参赛选手,接戏的情况都相较于原来好了不少,至少没有那么艰难了,但在她看来,这只是一段时间的努力兑现后的结果,她从未停止努力,也谈不上感慨。

史策尚在途中,自然不记得回首。

但十年历程结束,到了适时回顾的阶段,她回忆个中起伏,也有感慨:“有点遗憾,其实应该再演个舞台剧。”

她建构角色犹如建构一个小小世界,有清晰的成长脉络与连接。这或许与她的“多面”有关,但作为演员,每个角色,或许就是同一时期自身的一个面向。

她与角色之间并不完全相似,但角色却完全孕育自她对人生的感悟和理解,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她扮演过的角色和每个过去的她,都是史策的面向,无数个多面的史策最终在时间线上交汇,汇聚成现在的她。

最终是经历造就人生。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