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1700万的音乐节,艺人出场费就占了82%?凭什么?| Talk调查

作者 / 妮  蔻

编辑 / 朱   婷

运营 / 小饼干

5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本该是很多人在有湖泊、有花海的合肥祥源花世界里,在河流音乐节的现场,听老狼、唐朝乐队、左小祖咒、郑智化的日子。

这场音乐盛会,从公布阵容开始就备受关注。小红书上有乐迷这样概括:“一群上世纪的音乐开路者们在音乐节内容同质化严重的今天齐聚一堂,这还是头一次见。”

但最后,一句“不可抗力”,宣告了音乐节的结束。一篇深情的小作文没法得到乐迷们的谅解,举报电话打到了合肥文旅局。

今年五一之后,很多音乐节也是这样,有着惊艳的开始,和仓促的结束。仅五一期间的乱象,kk就可以写出一篇近5000字的稿件(点此查看:泥地、沙尘暴、难回家……多少人的五一在音乐节“渡劫”)。

在写这篇稿件的时候,kk也会想:为什么今年,宣告“不可抗力”结束的音乐节会越来越多?即使正常举办的音乐节,为什么那些每年都有大量乐迷们吐槽的问题,还是不能得到解决?对从业者来说,举办一个大家都喜欢的音乐节,真的就这么难吗?

为此,kk找到了一位音乐节主办方。他有五年的音乐节举办经验,在此之前是从事线下演出和地方文旅工作。一次成功的音乐节尝试让他赚到钱后,让他正式将线下演艺的重心转向了音乐节。他在小红书运营着账号@演出行业宋兵乙,时不时发布一些对音乐节市场的观察。

不少困惑在与和他的对话里解开,也终归,看到了一些行业的希望。

一、不可抗力从何而来?

五一之前,不少原定于5.1—5.4期间举办的音乐节宣告延期,且多数是以“不可抗力”为理由取消。

而@演出行业宋兵乙 总结道:“五一档的音乐节宣布的‘不可抗力’,主要原因就是销售不佳。”

大多数音乐节,在正式开演之前只需要支付50%给到艺人,再在开演前十天给到剩下的费用。不少销售情况不好的音乐节,察觉道自己没法回本的情况下,就会宣布取消,这样就能节省下来艺人剩余的费用。多数艺人与音乐节的签约合同上会写着,半年内可以改签一次,因此,宣布因“不可抗力”而延期,对不少主办方来说就是减少损失的方式。

但按照@演出行业宋兵乙 的经验来看,大多数其实延期的音乐节注定逃不过亏损的结局。“因为她们前期推广、宣传以及报批上的费用都已经浪费了。只能做到少亏,不能做到不亏。”

目前音乐节的收入来源,主要还是门票售卖,对一些新品牌来说甚至是基本全靠门票售卖。而品牌赞助费用,最多也是几百万,相较于音乐节动辄千万的费用而言,并不算多。一场音乐节若是审批下了25000的人数,至少也要把票卖到85%以上才能回本。

如果想要把票卖到85%以上,就需要组建一个看起来相当不错的艺人阵容,而艺人支出是音乐节成本里的大头。@演出行业宋兵乙 向kk盘了盘,如果向请来头部艺人,一个有影响力的音乐节大致要花多少成本——

如果一个音乐节请来了许巍、赵雷,朴树,这三个人的级别,加起来就将近700万。这还只是一天的费用,目前音乐节通常都会办两天,那光码齐艺人,就要花费1200万到1400万之间。舞台搭建、音响设备等费用,就算再省,怎么也要300万了,算下来,一次音乐节至少要花费1500-1700万之间。

这两年,音乐节市场火热,要想从这里卷出头来,艺人是不可或缺的一环。艺人或许也知道自己在音乐节售票里有着关键作用,这些年来演出费用涨出不少,那么主办方自然就需要把成本的压力,让观众来一同承担,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在连年增长的票价上。

曾经平均200一天的票价,如今已成稀罕物。400-800一天的音乐节票价屡见不鲜。@演出行业宋兵乙 给kk算了一笔账,大部分城市批的上限人数是2万人左右。如果按照差不多1500-1700万的成本,那么主办方就要至少卖400元一天,才能回本。“确实是音乐艺人的成本导致整个音乐节成本在增加,这也没办法。”

压力之下,主办方也要寻求更多方法。

找具有“偶像”属性,有一定圈层外票房号召力的艺人就是其中之一。今年五一,十个勤天和黄子弘凡,就因为粉丝连夜排队只为在前方应援,被不少音乐节用户知晓。

@演出行业宋兵乙 曾在去年黄子弘凡出场费“几十万”的时候合作过一次,“为我们带来了绝对超过他出场费的票价,物超所值。”不过,今年就没再有机会合作。“现阶段偶像火了以后,涨价很快。”据娱理的报道,2023年底,十个勤天的音乐节出场费就在200万以上,黄子弘凡则在70万。

除了在艺人阵容上下功夫,主办方也需要在售票上多花心思,比如多策划一些低价票活动,争取销售额的提升。但在这个争取的过程里,容易出现“背刺”消费者的情况。

在抖音直播间售票,是现在不少音乐节都会采用的销售方法,但当全价购票的消费者,刷到了抖音直播的售票链接,只会觉得自己成了小丑:全价卖398的厦门元气森林音乐节,在抖音直播间卖298;去年11月举办的潮TAI音乐节,正价350元一天,在直播间打折至99元一张。

河流音乐节的消费者,也在原定举办日的前七天,在抖音“云尚演出”直播间,刷到了“双人售票520元”的链接,这远远低于此前的双人票价。之前已购票的粉丝集体愤怒发声,认为这样的票价是对消费者的一种“背刺”。

当然,办音乐节有时就像种地,确实有很多诸如雷雨天气等“不可抗力”。一场恶劣天气就能毁掉半年耕种的成果,这是农夫们无法通过努力解决的问题。

今年厦门元气森林音乐节,就出现了开场前一天宣布因为雷雨天气取消,但离开始前不到六小时又宣布正常举行的闹剧。@演出行业宋兵乙 认为,这确实是没有办法。“如果说下雨天,主办方还能提前准备好雨具,但打雷的话确实是非常有风险的,这种情况主办方也只能认栽,赔偿了。”

还有的音乐节,在审批这一环节上没有完成具体工作。

@演出行业宋兵乙 在小红书上发布的第一条小红书,就是震惊于长安六十音乐节未走完审批流程就敢对外售票,“第一次见公安没有报批通过就敢卖票的,难道咸阳公安这么好说话?关键大麦没上,猫眼这些都没上,就抖音咔咔卖?”

最后,长安六十音乐节果然宣布了延期举办。

二、哪来的这么多乱象?

kk在写作五一音乐节乱象稿件一文时,刷了不少社交媒体。许多人都会在经历了兵荒马乱的音乐节现场后咬牙切齿地表示:这是我最后一次来音乐节。实在是乱象太多,避之不及。

一片乱象之中,音乐节高昂的售价和艺人的混搭,都与前文提及的艺人出场费增高,以及音乐节市场的“卷”有关。

有时候,请来头部艺人,增多的不仅是音乐节的票房,还有舞台的成本。据@演出行业宋兵乙 透露,薛之谦、张杰是当今音乐节市场上绝对的头部,比他们乐坛地位高的不会上音乐节,上音乐节的,又远没有他们的票房号召力。但他们对舞台布置、音响等各个环节的配置,都有较高要求,这也会增加不少音乐节的举办成本。

他们的出现,还会带来不输偶像艺人的粉丝数量。这些粉丝即使露宿场地,也要抢占前排的行为,一定程度上激发了音乐节划分区域的灵感。目前,国内不少音乐节都将观众按照离舞台的远近,划分为VIP区和普通区进行售票。

这也引发了不少常年在音乐节现场享受自由氛围的观众的不满:如果这样的话,和演唱会有什么区别?

但@演出行业宋兵乙 认为,这是利好双方的行为,算是合理的市场行为,就像飞机有头等舱,火车也有一二等座一样。“有人愿意花钱在前面待,希望出来买水、上厕所还能回到一个好的位置,这挺合理的。长远来说会是常态。”

至于长远来看对音乐节这一文娱形式是否有伤害,他认为还是要看具体落地执行,能不能合理地进行分区。在@演出行业宋兵乙 参与做的音乐节里,VIP区会根据售卖的人数来划定,卖的不多就缩小VIP区,但有的音乐节为了增加销售额,观众可以在现场加钱来升VIP,且还会存在差价,比如说线上VIP区比普通区贵两百,但现场可能只需要八十,导致最后买了VIP区票的人挤不进去。

“大多数VIP区出的问题都是因为人数超了而发生的矛盾。”他说。而这一块,目前还属于管理的空白地带,基本都交由主办方来把控,因此挤不进去VIP区的观众,后续维权也是一个问题。

观众对于“超发”的抱怨,并不仅仅在分区上。在各大社交媒体上搜索音乐节,多数音乐节都能搜出一些人山人海的照片,附上大家在现场摩肩接踵的,连上厕所都难的糟糕体验。

@演出行业宋兵乙 表示,“超发”是音乐节常见的行为。“很多音乐节会有一天卖的好,一天卖的不好的情况,那么卖的好的那一天,主办方会想办法在卖完以后涨价,通过黄牛来炒它。一般来说,卖完票后在多个两三千人,也问题不大,因为默认都会有5%左右的赠票,多数时候多一点也没问题。但今年大城市整体比较严格了,小城市可能还好。”

而对音乐节现场来说,只要有超一万人,在照片里就已经能有人山人海的效果,但国内能把3万人卖完的音乐节,也仅有十余个。虽然国内音乐节实际到场人数,并不像大家在抱怨音乐节拥挤程度时经常提的“感觉至少有5万人”,可是在@演出行业宋兵乙 看来,一个高人气,同时又舒适的音乐节,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不太可能存在的事物。

他参加过两次国外的大型音乐节,现场大概有10万人,且仅有一个舞台,“体验和国内根本没法比,到处都是随地大小便的人。”但他并不觉得音乐节要因此去改变什么,“音乐节本身就是一个对音乐原始、简单的体验。如果音乐节上三万,拥挤是必然的,这个事儿只能是说对于场地的规划,对于区域的规划的调整,还有就是保证厕所的量。”

如果说分区和人流量带来的不适,还可以通过前期精细地规划被解决,那么遇上雷雨天气,就是有再好的规划都白搭。“夏天,沿海的音乐节的为什么不多?一是晒,二是台风的高发季。它不止影响演出当天的情况,毕竟音乐节搭建期和拆卸期前后有将近15天左右的时间,都会受到台风的影响。”

如果真遇上了,首要任务,一定是保障好现场观众的安全,其次就是跟进一些相关的退票工作。“遇到这种事儿主办方只能认亏了,票款要退,但舞台成本已经付出去了,艺人还能不能延期到一天,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三、未来在哪里?

“2024年,国内最伟大的音乐节诞生了。”5月17日、18日两日的西湖音乐节,不少人在社交媒体这样评价道。

但在开场前,这场音乐节原本还深陷争议。在距离正式举办不到一周的时间,西湖音乐节官方突然宣布,原计划三天的音乐节改为两天,票价从480一天降价为188一天,国内歌手一个不留,大家有了在西湖体验海外音乐节的机会。

来到现场的人,就这样收获了意外之喜。“这真的是我188r可以看到的吗?一会儿幻视格莱美,一会儿幻视鸡飞音乐节。阵容真的没话说,都是特别炸特别养眼特别成熟的乐队。”有人评价道。

一些约定俗成的、有些危险的仪式也没有在进行,“现场氛围也很好,没有排甩,没有开火车,没有牛逼,没有冷焰火,大家都沉浸在纯粹的音乐享受中。事实证明没有这些外在的表演型行为,音乐节也可以很嗨。”

除了西湖音乐节的“全外阵容”,今年五一,海外艺人超30%的泡泡岛音乐节同样备受好评。但@演出行业宋兵乙 认为,用海外音乐人来带动票房和口碑的方式,并不适用于所有音乐节。“邀请海外知名歌手,你得看他多知名,中国归根结底还是一个下沉市场主导的消费市场。客观来说,越偏沿海,海外歌手影响力越大,但是在内陆地区比如河南、陕西、青海、东北、湖北,海外艺人其实影响力还是不高的。”

而邀请了海外艺人的音乐节,还会遇到文化报批的麻烦。“不是所有城市都能批,海外歌手的歌词也要被审核,多数海外艺人的歌词价值取向都不达标。”这两年,偶像属性较强的泰国艺人也会登上音乐节的舞台,但耽改剧出身的背景同样给审核增强了难度。“搞一些男同啊什么这些的,现在报批也不好报。”

可见,海外音乐人偶尔可以成为一种“卷”的路径,可复制性却不强。更稳定的,也是目前最为主流的发展方式,是寻求和地方文旅的合作。

近些年票价连年高涨的音乐节里,迷笛音乐节却是始终单日价格不超200元的清流。@演出行业宋兵乙 对kk解释道,一方面是多年以来在行业里的积累,让许多艺人愿意以低于市场价10%到20%的价格来到迷笛;另一方面是他会寻求与当地政府的长期合作。“去年的那个黄渤海音乐节,当地政府就补助2000万,迷笛要求票价不能超过200多。”

在@演出行业宋兵乙 看来,未来音乐节还会持续往三四线城市去。“一些省会城市因为本身就旅游资源丰富,旅游业发达,比如西安、青岛,相较于音乐节的收益,更欢迎演唱会。因为它在体育场里,更可控,收益也往往更大。三四线城市则更支持音乐节,会在报批等方面全力配合。”

当然,不是所有与三四线城市合作的音乐节,都能成为迷笛。下半年官宣的音乐节不少,但@演出行业宋兵乙 认为,能赚钱的不多。他曾在小红书上大胆预判:6月以后80%的音乐节都会亏钱。主要原因是疫情后演出市场的火热,吸引来了不少不懂行的投资人参与其中,还遇上了行业里浑水摸鱼的“领路人”。

不过,长远来看,音乐节还是会趋向于理性。一些市场规则正在被完善和建立,一些观众的消费习惯正在被培养。“我相信,会有更多年轻人愿意去体验音乐节,而市场整体会往上走。”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2024059877号-1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