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从原神到万国觉醒,国产游戏为何总离不开氪金?
从原神到万国觉醒,国产游戏为何总离不开氪金?

1107430675710214169.jpg

国内游戏市场这几年的发展速度很快,但作为龙头的腾讯和网易虽然在行业内有着很强的实力,但他们并没有能拿得出手的3A游戏,反而总是推出氪金游戏。而正是这种意识形态上的差异化,导致国内的游戏公司都在想着什么样的游戏才能挣钱?反而类似于《黑神话悟空》这样的游戏火了之后,出现了原创团队几乎被全部挖走的局面。而那些喜好3A游戏的玩家,只能是默默等待着,国内游戏厂商何时才能在游戏界一展风采。

今年的国内游戏中有有两款游戏比较火爆,一款是《原神》,一款是《万国觉醒》。当然了,万国觉醒此次开通的是国服,国际服在很早之前就已经上线了。然而这两款游戏都是很明显的氪金游戏,对于新人玩家的友好度很低。如果你不愿意花钱的话,则只能是在游戏中被虐,这时候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干脆退游,要么就是花钱氪金顶上。这种意识形态的游戏很显然更看中的是利益,它们一开始可能是很挣钱,但又很容易出现后续乏力的情况。

做游戏的初衷是什么?

游戏是最赚钱的行业之一,当前的腾讯,以前的盛大,都是凭借游戏业务在行业内攫取了大量的金钱。所以,在之后的国内游戏厂商们也都在寻找可赚钱的游戏模式,推出了很多IP类型的游戏以及后来的5V5对战游戏,都十分成功。而国内市场又足够的大,国外流传进来的3A游戏虽然体验度很高,但是移动端无法使用,因此便给了类似于原神、万国觉醒等游戏很大的运作空间。

那么,游戏厂商做游戏的初衷到底是什么呢?当你进入这些游戏公司的主页的时候,一定会看到他们的宣传语,哪一个都是明显的突出一条:让玩家享受游戏的快乐。确实,游戏也是一种服务型产品,是需要有人来玩和消费的,否则你的游戏做出来没有人玩的话,还有什么可存在的价值呢?

大多数的游戏制作到完成需要花费多年的时间,这就是一笔不小的投入,一方面游戏公司需要考虑生存的问题,另一方面游戏公司还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对上线的游戏进行维护,这都是很大一笔开支。可是,为什么很多游戏公司做到最后都成了单纯地为了赚钱呢?难道用户可以用钱来进行分级?不在游戏内花钱的用户就该被鄙视?这又是什么样的价值观和商业逻辑呢?

不氪金就不能有体验度?

原神与万国觉醒大同小异,在原神里面通用的货币叫做原石,不氪金也可以获得原石,但数量少得可怜。而万国觉醒通用的货币是钻石,可以用来购买各种升级、加速的道具。这两款游戏都是培养类游戏,游戏中的角色是需要花时间来提高等级的,等级越高战斗力越强。非氪金玩家或者是少氪金玩家需要发育好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有一战之力,而氪金大佬可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大成,反过头来就能把萌新辛苦采集的资源、提升的战力统统打掉,作为自己的战利品。

因此,只要有钱就能在游戏中呼风唤雨,这是国产氪金游戏的一贯游戏风格。土豪们体验到了氪金碾压的快感,游戏平台也获得了大量的营收,二者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而最遭罪的还是中低水平的玩家,他们从萌新开始就被打压,可以说是毫无游戏体验度可言。因此,不打算花钱或者是少花钱的玩家,对于这种类型的氪金游戏,最好还是远离的好。

到了这个时候,游戏的初衷就已经改变了,平台以氪金为尊,不氪金就不能玩,平台也没有做到将用户一视同仁地对待,起码在平衡度上没有做到很好的优化,这是之后游戏平台首先要解决的重点和难点。试想一下,如果玩游戏的都是土豪和氪金大佬,或者是游戏主播,那么这款游戏就很难持久,在这点上其对比王者荣耀就差了很多。

游戏开发商对用户的区别对待

很多万国觉醒的游戏玩家表示,自己在游戏氪金很少,基本上没有违规行为,却在短时间内就被封号两次,之后找到客服申诉,反而客服还赤裸裸地歧视该玩家,并扬言没有氪金,就该被封号。游戏本身的设定上就对新人玩家并不是太友好,而平台客服工作人员的傲慢,将会使得大多数的非氪金或者氪金少的玩家很难再继续玩下去,退游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在游戏中,一些氪金的大佬也是对萌新玩家极尽嘲讽,难道说这款游戏不配新人玩?那你干脆就不要对非氪金玩家开放。而事实是,游戏在每一步的设计上,都是在引导萌新去氪金花钱,对比平台的设计架构和运营风格,二者是矛盾的,是处于对立面的,诸多事实也表明,其很难成为大众游戏,因此游戏寿命也将变得极为有限。

笔者认为国内游戏厂商在游戏制作中过度看中了氪金的魅力,反而失去了长期运营的基础,没有新玩家,又从哪来的未来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