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字节跳动如何做教育硬件?
字节跳动如何做教育硬件?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晚点LatePost(ID:postlate)作者:晚点团队

“战八方” 的字节跳动又来了。这次,它进入了教育硬件领域——一个充斥着步步高平板和小天才电话手表的市场。

2020 年 10 月,字节跳动发布旗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该名字源于 “大力出奇迹”,它既体现了字节对于教育的理念,也体现了他们的野心。

大力出奇迹,源于台球中的打法,字面义,用球杆尾部大力去击打球。“最早是学打台球的时候听到这句话的,就是说用蛮力把球打进去。”2016 年 1 月,张一鸣在一场活动上说,以前不太认同 “大力出奇迹” 这句话,但随着个人的成长,包括公司的成长过程中,开始接受这样的方法论。

当字节跳动决定进入一个领域,通常会成立不止一个团队,投入大量资源,同时推进多个项目。

在发布会上,字节的第一款教育硬件 “大力智能作业灯” 亮相——售价 799 元 起,可以拍摄批改作业、点读、语音通话,让家长随时能 “监控” 孩子,甚至包括他们的坐姿。

这仅仅是开始。《晚点 LatePost》独家获悉,除台灯外,字节跳动还在研发多款教育硬件,其中有目前教育硬件中市场规模最大的品类——教育平板,发布时间暂时还未确定;有口袋学习打印机,已从工厂下线,还未推向市场;还有儿童早教机、词典笔等,已经启动早期调研。

相较于网易有道、猿辅导、作业帮等互联网教育公司,字节跳动目前布局的硬件品类最多,投入研发资源最重。

目前字节跳动在教育硬件领域设立两个团队。

一个在上海,由 Music.ly 创始人阳陆育负责,名为 “大力智能”,负责 “智能台灯” 的产品、内容、运营、市场等硬件堆叠和供应链之外的工作。

另一个在北京,名为新石实验室,由字节跳动以上亿元收购的锤子科技坚果团队组建,定位是硬件中台,支持教育硬件研发,由原锤子科技 COO 吴德周负责,他和阳陆育向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陈林汇报。

两个团队各有分工又有部分职能重合,总人数已过 1000 人。成立不到两年,字节跳动的教育业务员工飞速膨胀,已经超过一万人。对比在线教育第一梯队公司跟谁学,成立 6 年,目前人数刚突破两万人。

一位教育行业投资人对《晚点 LatePost》表示,有理由相信字节会把成熟的教育硬件做一遍,因为它有资金、流量和充足的人手。

保密级别最高,进展慢于预期

《晚点 LatePost》了解到,在字节跳动内部,台灯在硬件研发中保密规格是最高级别,早期以 “ E-H 团队” 代称,由阳陆育团队负责,张一鸣对台灯有很大期望,陈林投入了不少时间。

一位字节跳动人士称,台灯的销量预期是年内达到 10 万台,天猫和京东上的销量显示约 1 万台。不过据接近台灯业务的人士称,他们还有其他销售渠道,目前台灯总销量是符合预期的,双十一还出现了三次断货。

字节跳动长期处于快速增长的轨道中。哪怕是 2018 年营收达到 500 亿元,它还是在 2019 年实现了 2 倍以上的增长。

但在教育硬件领域,快速增长的魔法不太灵。

研发的过程就比预想中要慢。2019 年 10 月,第一批台灯产品下线,硬件方面的设计基本完成,但家长可以使用的功能不多,未推向市场。当时台灯只有两个功能,一个是语音交互,另一个是点图查词。

2020 年开始,台灯软件系统中开始增加家长需要的功能。目的是 “让硬件真的解决家长的问题。”

现在的台灯,家长则可以通过软件远程控制台灯使用,了解孩子写作业的情况,并批改、辅导孩子作业,如果开启坐姿监控的专注模式,孩子动作一旦变形,家长还可以通过设置在手机应用中看到相应照片。

目前市面上销量靠前的教育硬件基本都有着独家的、强势的功能,如网易有道词典笔解决生词认读需求、步步高平板解决线上家教需求,而相比之下,大力智能作业灯提供的远程监督功能需要家长耗费心力,并不能直接满足学生的提分需求。

教育硬件垂直媒体极客爸爸创始人夏永峰认为,“对于一些有条件的家长来说,更愿意直接请个家教或者买台家教机。”

两位消息人士告诉《晚点 LatePost》,阳陆育基本不会再做新的教育硬件,接下来的工作重心在台灯的迭代上。

下一款产品:教育平板

教育硬件的另一个研发团队在新石实验室,其中,研发重点为教育平板,优先级在所有产品中非常高。

《晚点 LatePost》获悉,此前新石进展相对缓慢,是因为团队一直在思考,“硬件的深层次定位是什么”。

疫情的到来让团队更为坚定该赛道。据 IDC 数据,疫情前购买平板电脑的消费者中,主要用于在线教育的只有不到 10%,但疫情高峰期升到 80%,哪怕随着疫情的缓和开始下降,在第二季度依然有近 50% 的比例。

2020 年 8 月后,教育平板项目进展明显加速,负责人是同期加入字节跳动的原 360 儿童业务总裁赵薇,向吴德周汇报。

原锤子科技的员工,除了一部分人调去做车联网,大部分都在做坚果手机,教育产品则是由后来加入的人研发,供应链团队位于深圳,履行 “硬件中台” 的职责,同时向手机和教育产品提供支持。

伴随着教育平板提速,新石实验室还在做一系列外围硬件,比如口袋打印机、词典笔、早教机等。与此同时,他们还在寻求与字节跳动其他的教育业务合作,推动软硬件打包销售。在今年坚果手机的发布会上,吴德周提到,他们还打算做教育操作系统。

想不清楚的,也可以先做

字节跳动是目前唯一一个全面铺开教育软硬件的互联网公司。

作业帮、猿辅导、有道等在线教育公司的产品扩展逻辑都是,先做内容,再通过内容扩展到硬件产品。而字节教育选择内容和硬件同时做。

作为后进者,同时推进软硬件项目可能是字节最好的选择。硬件作为线下场景,可降低获客成本、增加留存以及获取收入。

商业模式上,字节教育硬件也不太一样。多数做教育硬件的公司,不依靠硬件卖钱,赚的是里面内置的服务和内容的钱。比如步步高是内容和硬件一起卖了,但字节把它拆开,链条更长了——硬件低价卖,是获客的渠道,后续通过硬件中的服务来赚钱,类似小米模式。

这要求字节跳动提供质量远超竞争对手的独家内容和服务,来提高对目标用户的吸引力。

一位接近字节跳动教育硬件业务的人士告诉记者,大力智能作业灯研发时间较长,做配套的云端内容就占了很长的时间,在研发教育平板的同时,很注重内容方面的投入。

目前字节跳动教育内容整体仍在初期阶段。《晚点 LatePost》独家获悉,原来支持各个教育团队教研、开发的中台部门已经合并进业务团队,这意味着接下来字节教育将进一步加大各个业务团队的教研力度。

对于他们曾提出的那个问题——“硬件的深层次定位是什么?” 几位字节硬件教育的人士说,他们现在还是没有想太清楚,依然处于探索的状态。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