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蔚来之后理想赴美IPO,新造车公司首轮PK胜负已分

全天候科技 2020-07-13 11:50:16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全天候科技(ID:iawtmt);作者:张超、张吉龙

中国造车新势力首轮淘汰赛接近尾声,曾经被说“最难”和“最惨”的人率先活了下来。

7月11日,理想汽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招股书,冲刺纳斯达克,股票代码“Li”,计划至多募集1亿美元。

理想汽车表示,募集来的新资金将用于新产品的研发和公司的运营资金,公司预估未来三年的资本支出约为104亿元。

就在几个月前,理想创始人李想还被猜测是“2020年最难的人”;蔚来创始人李斌也被媒体称为“2019最惨的人”。如果说他们是“难兄难弟”组合,可能没人会有异议。

如今,蔚来、理想似乎已经爬出了低谷,看到第一道活下来的曙光。

除了在二级市场IPO融资,今年7月,理想汽车还完成了5.5亿美元D轮融资。蔚来今年已经累计融资超过200亿元,一段时间内不差钱了。

对于现阶段的造车新势力来说,融到大笔资金,就像拿到一块免死牌,拿到钱的企业就能跨过一道生死关。

迟迟没有融资充血的企业,只能从这场淘汰赛中败下阵来。拜腾汽车、博郡汽车,这些曾经声量也很大的公司都在这场赛事中掉队了,还有很多公司默默死去。

美团点评董事长王兴曾预言,中国车企格局基本是3+3+3+3角逐下两轮,其中3家新势力是理想、蔚来、小鹏。

随着理想汽车递交招股书,行业走势似乎与王兴的断言越来越近。

融资生死牌

众所周知,造车是一个疯狂烧钱的领域,没有钱、没有造血能力,即使再好的团队和模式,也难以撑到量产,最终只能沦为PPT。

2019年以来,汽车业萧条、补贴退坡、资本寒冬、特斯拉掀起价格战,多种因素导致造车新势力遭遇了巨大的资金困境。

投中网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9日,年内有10家公司共进行12次融资,融资总规模为34.5亿美元,平均每次融资额2.9亿美元。这还不及2016年的水平,颇有“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架势。

新造车公司资金压力到底有多大?

看看蔚来就知道了。蔚来是新造车公司中投资方阵容最豪华的一个。但在2019年,它的资金压力一度成为业内持续关注的焦点。

蔚来的烧钱速度也是众所周知的。截至去年6月,蔚来non-GAAP累计亏损220亿元。仅2019财年,公司就净亏损114.13亿元。

到2019年底,蔚来账上现金仅剩10.563亿元,已经不足以为未来12个月提供持续运营资金。

持续的亏损和现金流压力等因素导致蔚来股价大跌。自2019年9月23日起,蔚来股价遭遇7连跌,到10月1日美股收盘,触及历史低价——1.32美元/股,较2018年最高点13.8美元/股跌超90%。

彼时,多家投行将蔚来目标价调至1美元以下,公司一度面临“一美元退市”风险。

去年至今,蔚来一直在持续努力地融资。目前看进展不错,但过程堪称一波三折,异常艰难。

蔚来先是在去年5月宣布与北京亦庄国投签署框架协议,后者将投100亿元帮助蔚来在亦庄设立新的“蔚来中国”实体。但这一合作后续被证实告吹。

去年10月,蔚来又被曝与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超过50亿元的融资合作;甚至有消息称,吴兴区政府已与蔚来签订框架协议。

该消息很快遭吴兴区政府实名证伪,并称“洽谈过,无意向性协议。鉴于评估风险过大,已停止进一步洽谈”。

去年10月底,蔚来宣布时任CFO谢东萤辞职,约20天后,蔚来宣布新CFO——中金背景的奉玮到任。传言称,蔚来更换CFO与此前融资进展不力有关,但这未被蔚来证实。

外部环境突变,令造车新企业有些猝不及防,他们只能一边缩减开支,一边继续寻求资金。

蔚来选择的“节流”办法之一是人员优化。仅在2019年,蔚来就进行过三轮人员调整,涉及海内外员工,覆盖国内的人力资源、法务、财务等运营支持性部门,以及海外的研发和工程部门。

在2019年8月发布的一封内部信中,李斌也明确了其中一次裁员的人数——预计全球范围内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调整后公司的人员规模约保持在7500人左右。

直到今年2月,蔚来与合肥政府达成系列合作,获得百亿融资,才得以喘一口气。今年5月以来,蔚来汽车股价已经累计涨超370%,市值达到177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理想汽车也在努力储备更多“弹药”。目前,理想汽车累计融资金额超过20亿美元,截至2020年3月31的财报显示,公司拥有有现金及短期投资4.8亿美元。

7月1日,理想汽车完成由美团领投的5.5亿美元D轮融资。加上这次IPO融资,理想的资金压力或将大大减小。

除此之外,小鹏汽车也于去年11月宣布完成了C轮4亿美元融资,成功得以“续命”,获得了喘息的机会。今年6月下旬,小鹏汽车也被曝出秘密向SEC递交招股文件,最快将于三季度挂牌上市。

一边有人获得“弹药”补给,一边却有人迟迟因融不到钱而惨遭淘汰,特别是疫情的出现,更是加速了它们的出局。

在蔚来、理想汽车传出“喜讯”前,总部位于南京的拜腾汽车已经宣布自7月1日起暂停中国内地业务运营,而拜腾北美和德国办公室已根据当地法律,启动破产申请程序。

据媒体报道,拜腾烧光了84亿元,却没有造出一部量产车。不仅如此,它还拖欠了员工近9000万元的工资,留下一地鸡毛。

曾经风光一时的博郡汽车也被曝出因资金链紧张,整车整体项目年初已处于停工状态;五年获得8次融资的奇点汽车已被外界戏称“跳票王”,已经有8个月没有新的融资消息。

一度声量很大、戏份很多的Faraday Future(简称FF)似乎一直在传融资,总是未落实。截至目前,FF的B轮融资仍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已经成功申请个人破产的贾跃亭还在为他的汽车梦呐喊,尽管声音越来越微弱。

自我造血的生死线

与外部输血相比,自我造血则是新造车公司实现自身发展的根本途径。自我造血意味着能够实现产品的规模销售,并能量产、顺利向用户交付。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超过40家新造车公司中,有超过一半仍未实现量产交付,其中包括游侠、拜腾、博郡等。

蔚来、理想、小鹏、威马是量产交付较早,且交付量较大的新造车品牌。

2020年1-6月,蔚来累计完成车辆交付14169台,同比上涨87.9%。

如果从2018年5月首次启动交付计算,蔚来至今已累计交付车辆46082台。其中,蔚来ES8自2018年启动交付至今,累计交付22938台。蔚来ES6自2019年6月启动交付至今,已累积交付23144台。

蔚来2020年1-6月交付情况

理想汽车自2019年12月正式开始交付以来,仅用六个半月的时间就完成了第一个10000辆的交付。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理想汽车共交付10473辆理想ONE。

根据公开数据,2018年1月,小鹏汽车第一批交付39量小鹏汽车IDENTY X;2019年全年,小鹏汽车累计销量达16608辆;2020年1-4月,其累计销量达3564台。

另外,小鹏新发布的P7也将在今年7月17日在北京、上海、广东肇庆、成都四地正式举行规模化交付仪式,首批将交付上百辆P7。

威马汽车在2018年9月启动EX5交付。截至2020年7月6日,其公开的总交付量是3万辆。

然而更多的新造车企业却处于要么造不出量产车,或者即便造出来也卖不出去的尴尬境地。

一份2020年造车新势力1-5月上牌量数据显示,今年前5月,仅蔚来、理想、小鹏、威马、合众五家新造车企业累计上牌量突破1000。更多的企业,包括零跑、爱驰、新特、合创等品牌,上牌量仅有几百甚至几十,还有不少品牌5个月累计交付量仅有个位数。

“这个世界上能做出一辆车的人多了,做出后能卖出去才是关键”,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曾直言,新造车真正交答卷是在2020年,新造车品牌只有一次出牌的机会,自量产之后的2年内只有销量达到5万才可能赢牌。

卖出去的核心是产品能够切中用户的需求。

以理想汽车为例,曾经在一段时间里,理想被视为造车新势力中的第二梯队,主要是因为其在交付上慢于其它几家。

然而,自从理想one正式交付以来,这家公司却创下了造车新势力中全新车型最快实现交付10000辆的纪录。

业内人士分析,理想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很关键的原因是理想one作为家庭用车的精准定位。近年来,二胎政策的出台带动七座、六座SUV市场火爆,理想ONE将自己定位为一款家用SUV。

“他们的用户定义成二胎奶爸这样的一个角色,外观比较中规中矩,内部配置尽可能的舒适。”一位新造车企业高管认为,这是理想one销量不错的原因。

在车辆的功能上,理想one努力“务必满足奶妈、奶爸们的需求”。比如它的6个独立座椅均可调节角度,且其中4个座椅为电动调节,车内也配备了4个ISOFIX儿童安全座椅接口,并且配备座椅通风、座椅加热功能。

另外,理想汽车并没有和其它新造车公司一样选择纯电的路线,而是选择了插电式混合动力的路线。这也是理想汽车在电池能量密度和充电效率没有更大突破前做的选择。

以车载电源为动力的电动车,最大的痛点就是电池续航能力,而“理想智造ONE”主打标签是“没有里程焦虑”,这也是这款车的一个最大卖点。

“你会发现基本上每一个老板其实都是超级产品经理的角色”,上述新造车公司高管认为,李斌、何小鹏、李想、沈晖都是这样的角色,他们很强调个人思路在最后是不是彻底贯彻到了产品里。

目前新造车行业的分化已经变得越来越严重,差距也越来越大。在很多企业还在为卖车、量产焦虑时,头部企业已经开始追求毛利率转正。

实际上,追求毛利转正也是新造车公司闯关成功的其中一个重要关卡。毕竟,卖一辆亏一辆,卖的越多亏的越多不是一门可持久的生意。

毛利率为负是导致蔚来持续亏损的一个重要因素。2019年,蔚来净亏损112.957亿元,同比增加了17.2%。从毛利率看,蔚来2019全年毛利率为—15.3%,较2018年的—5.2%毛利率进一步恶化。

因此,蔚来想要扭转“卖得越多亏得越多”的形象,提升毛利率成为重中之重。

在今年Q1财报电话会议上,李斌明确表示,提高毛利率是蔚来2020年的核心目标之一,“我们有信心实现第二季度毛利率转正,年底毛利率达到二位数的目标。”今年蔚来公司整体的毛利率有望达3%。

威马创始人沈晖也对外表示,今年希望实现全年毛利率为正,“2020年很多人问我今年销量目标多少,我说我们销量目标不好说,但是我们希望销量增长的情况下,毛利率转正,起码看得到曙光在前面,这种增长才是容易持续的,不然持续经营能力会有问题的。”

理想汽车已经实现了毛利率转正。根据招股书,2020年一季度,理想汽车总营收约1.2亿美金,毛利为964万美金,毛利率约为8%。

重重关卡待闯

虽然国内新造车企业的第一梯队已经出现,蔚来、理想、小鹏、威马地位相对稳固,但是这几家企业面临的挑战依然不少。

他们都面对一个强大的对手——特斯拉。

从销量数据来看,目前凭借Model 3的强势入局,特斯拉正在横扫中国家用新能源汽车市场。

乘联会的数据显示,在6月份,国内新能源汽车总销量为8.65万辆。而特斯拉官方信息称,6月份,国产版特斯拉Model 3的销量达到14956万辆,环比增长35%。

这意味着,6月的新能源车销量中,国产Model 3占比高达17%。

2020年6月国内新能源车销量排名,图片来源:乘联会

而随着Model 3 供应链100%国产化的推进,Model 3 的价格有望进一步下探。对于国产新造车公司带来的压力显而易见。用李斌的话说,“有点残忍,但这也是乐趣”。

除了Model 3外,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正在进行二期工程的扩建,当扩建完成后,将会开始量产Model Y车型,预计2021年上半年交付。

国产Model Y上市可能会对蔚来目前最走量的ES6带来直接竞争。

不过为了应对特斯拉,蔚来此前也公布了运动型SUV车型EC6。李斌曾表示,EC6的售价要在今年7月公布,主要是等待Model Y的交付情况。

小鹏汽车今年发布的P7车型对标特斯拉Model 3。P7在正式交付后,外界才能看到其面对Model 3展示出来的竞争力究竟如何。

何小鹏曾表示,对于P7 有着很大的信心,“我们目前的销售非常好,所以我完全不会考虑说特斯拉品牌强。”

对于新造车企业来说,为了赢得客户,从竞争中突围,他们需要真正起量的爆款产品。

相比还在创业阶段的国内几家新造车头部企业,已经走出产能地狱的特斯拉在资本市场上有着极大的优势。

从市值角度来看,截至7月10日美股收盘,特斯拉股价大涨10.78%,达到1544.65美元,市值超2863亿美元。

同日,蔚来股价为14.98美元,总市值177亿美元。而理想汽车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的估值为40.5亿美元。

也就是说,今天特斯拉的市值相当于17个蔚来,70个理想。

而威马汽车则遭遇了融资不顺的情况。2019年3月完成总额30亿元的C轮融资后,威马汽车又在2019年下半年开启D轮融资。

沈晖表示,原本他们确实计划在海外进行D轮融资,但受到疫情影响,目前进展受到一定阻力。

除了强敌特斯拉,疫情之下的车市也处于低迷当中。

乘联会发布的2020年6月全国乘用车产销数据显示,上半年新能源汽车总批发量为32.86万辆,同比下降38.61%,降幅大于汽车行业整体降幅。

这意味着,在汽车行业逐渐进入恢复期的大背景下,新能源汽车的整体盘面并不乐观。

多重不力因素导致了新能源汽车销量低迷,其中主要包括新能源车补贴锐减、国际油价暴跌、疫情影响的网约车出行需求减退,以及各地紧急出台的促进传统汽车的支持政策等。

就连马斯克都曾说,“汽车业宛如地狱”。对于还处于创业阶段的中国新造车企业来说,他们要活下去还面临重重关卡。

李斌在40岁创办时创办蔚来汽车,这被他视为“有史以来经历的最难的一次创业”,他需要不断“升级打怪”,“怎么也得干20年”。

不久前,何小鹏在朋友圈晒出与李斌、李想三人的合影,并配文称,“三个苦逼,在忆苦思变”。

从左到右依次为何小鹏、李斌、李想。图片来源:何小鹏微信朋友圈

接下来,“忆苦思变”将是他们持续很久的状态。不过,这种敢于躬身入局且敢于自嘲的精神也是支撑他们熬下去,熬出来的关键。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