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北京摇号新政大变天:“一人一车制”来了,这个万亿市场意外利好?
北京摇号新政大变天:“一人一车制”来了,这个万亿市场意外利好?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创业邦(ID:ichuangyebang)作者:王贺

“我名下有四个指标,其中一个转移给孩子,另外一个转移给妻子,其他两个转给父母,我名下清空。”

冬日的北京,寒风刺骨,气温逐渐从零度开始下探。在北京新发地汽车交易市场的服务大厅里,对于带着全家来办理过户的陈先生来说,牵动神经的远不止阵阵的寒风。

12月7日,北京市交通委发布小客车数量调控新政,新政向无车家庭倾斜,将推动个人名下第二辆及以上在本市登记的小客车有序退出,新政将于2021年1月1日实施。

“小客车数量调控新政发布后,意味着元旦后只能转出一个给配偶和孩子中的一个。剩下的一个指标,也只能走继承了。”车主陈先生告诉邦哥,“而且从明年开始,夫妻过户需要结婚满一年才能办理。”

新政规定,1人名下拥有多辆在本市登记的小客车的,车辆更新时可以选择其中1辆申请更新指标,其余车辆不予办理更新指标。允许车主向其名下没有本市登记小客车的配偶、子女、父母转移登记多余的车辆,配偶需满足婚姻存续期满一年;子女和父母要符合“住所地在本市的个人”、亲属关系存续期满一年的条件。

这意味着,如果在新政实施前,陈先生没有将名下的四个指标转移给妻子、孩子和父母,新政实施后,他只能把其中一个指标转移给上述四人中的一人,而其余三个指标中,只有一个指标购买的车辆可以换车,其他两个指标购买的车辆只能开到报废,无法换车。

图片

由于工作日的缘故,加之天气寒冷,当天来新发地过户的人并不多。不过,工作人员告诉创业邦,12月7日发布小客车数量调控新政后,像陈先生这样来“倒腾”指标的人明显多了一些,基本都是在配偶、子女和父母之间转移指标。

然而,新政背后,“倒腾”指标的多车家庭显然还是少数,仍有数以百万计的无车家庭翘首以盼。而在疫情影响下亟需提振的二手车,则有望迎来“春天”。

贫富不均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今天在单位大家讨论政策时提到一条数据,今年发放的一次性2万个新能源指标,以家庭为单位申请,三代家庭有60%以上。 ”车主宋先生对邦哥表示。

今年8月1日起,北京市面向无车家庭一次性增发了2万个新能源小客车指标。其中,3代人家庭占比67%。从注册时间看,2018年之后没有家庭入围,多为2011、2012年注册家庭。

图片

也就是说,北京无车家庭苦无牌照久已。

“此次新政就是在尽量少增加汽车保有量的情况下,对汽车的拥有权进行重新分配。以前,有很多收入比较高的家庭或个人,利用政策的漏洞拥有了多辆车。现在车辆多了以后,北京市实行了摇号制度,导致现在很多低收入家庭、无车家庭或家庭人口比较多的三代家庭没有机会拥有一辆车。”独立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对邦哥表示。

在2012年之前,北京还处于“买车送牌”时代,三、五辆车几乎是高收入人群的标配,这也导致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在2012年初已突破500万辆。

因此,北京的小客车摇号政策应运而生。2012年第一期个人小客车指标申请人数是87万人,个人指标额度是21.1万个,中签率为24%。而今年第5期个人小客车指标申请人数已超过350万人,是2012年申请人数的4.02倍,个人指标额度只有6366个,中签率仅为0.18%。

对于“出手”较晚的无车家庭来说,可谓是一牌难求。

“新政就是让一人拥有多辆车的车主,把手头多余的车辆在验车的时候进行退出,或者转移到其他家庭成员名下。通过这样的调整,使车辆的拥有结构更加合理。”张翔进一步指出,“也就是说,此次新政是调整社会贫富不均,照顾无车家庭、低收入家庭的一个很好的措施,让真正需要车的人有车用。”

此外,新政在以个人为单位参加普通指标摇号和新能源指标轮候配置方式的基础上,增加了以无车家庭为单位摇号和积分排序的指标配置方式。

不过,对无车家庭来说,这种摇号和积分排序的方式也存在一定弊端。

“随着摇号、排队的时间增加,再乘以家庭人数、代数,积分也是蹭蹭地上涨。”宋先生表示,“以案例中的5年轮候积分算,今年的最高积分是126分,明年就是144分。两人家庭,今年是十几分,如果明年有个宝宝,一下就变成三十几分。”

在宋先生看来,积分的基数越大,上涨的幅度越多,可以理解为家庭排队迫切程度高,优先级高。但却增加了被插队的可能性,有可能过几年后你觉得已经一百多分了,稳拿了,但是突然冒出很多三百多分的抢在前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无车家庭的申请人群将呈现图钉式结构,积分和家庭成员还将产生更多变化,但出现家庭积分通胀的可能性并不大。

“家庭积分政策以后可能还会改变,汽车一般不会像房子价值这么高,不会去衍生出倒卖车牌额度,包括骗婚、假结婚等现象。所以,以家庭为单位来计算积分还是比较科学的,不会导致家庭积分通胀。”张翔说。

诚然,新政对无车家庭的倾斜,以及对一人多车的治理,使一大批刚需用户有车可开。然而,新政也精准打击了“另一批人”。

精准打击

“我认识个老板,当年买了12辆小面。”

车主刘先生告诉邦哥,一位非北京户籍、做蔬菜批发生意的老板,多年来一直靠租售车牌作为“副业”。此次新政发布后,他的“副业”恐将不复存在。

“12辆车都是京牌,这些年限牌,他也一直捂着车牌想升值。这次新政一出,估计都竹篮打水了。”刘先生说。

近年来,由于小客车摇号的中签率不断下降,“租京牌”业务在北京持续火爆。随着北京对外牌车辆的限行措施,京牌的价格也随之上涨。

“几年前我还劝他赶紧卖了吧,以后车牌更稀缺,他执意要留着升值。”刘先生说。

据悉,目前“租京牌”的价格在每年1.2万元左右,而消费者想要租到“京牌”,还有支付包含押金、保证金等附加款项,中间商倒手后至少能赚5000-6000元。因此,“租京牌”的实际价格一年已经达到2万元左右。

事实上,从今年开始,北京市加大了对非法租售车牌的打击力度。

今年2月17日,北京市政府办公厅印发了《2020年北京市交通综合治理行动计划》,加大了对租售小客车指标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仅限指标所有人使用,有买卖、变相买卖、出租或者承租、出借或者借用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行为的,由指标管理机构公布指标作废。

图片

“前些年他靠租售车牌赚得盆满钵满,现在,发动全家人转移指标也没用了,他家里人也都是非京籍。”刘先生告诉邦哥。

此次新政出台后,租售京牌的中间商们将被进一步精准打击。

“以前很多一个人拥有多辆车,车可以拿去出租,但现在政策要求有序退出,退出以后,市场上可以提供租售的车牌数量就少了。这肯定对非法租售车牌的人员有打击作用。”张翔对邦哥说。

可以预见,新政将对北京的车牌租赁市场起到很好的净化作用。不过,对于租赁京牌的二手车商来说,或将从新政中受益。

二手车商的福音

新政之下,从用户角度来说,几家欢喜几家愁。而从商业角度来说,二手车市场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张翔认为,新政对二手车市场影响比较大,因为政策实施以后,北京退出的二手车数量肯定会增加,那么,也就增加了二手车的来源。

从2019年到今年上半年,二手车市场不断受到重创,交易量持续走低。

受新车市场销量较低的影响,2019年全国二手车全年交易量为1492.28万辆,同比增幅收窄至个位数7.96%,全年交易金额为9356.86亿元,同比增长8.76%,是2016年我国二手车交易量首次突破千万辆以来的最低年度增幅。

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全国狭义乘用二手车总交易量约277.2万辆,同比下降54.75%,交易量减少约335万辆,同比减少约372万辆,下跌过半。

对于二手车商们来说,新政并未给他们带来打击,反而得到了许多帮助。

“我现在在人人车,车不是过户到公司这边,是个人指标,也是我们租的。”

目前,国内互联网二手车领域的格局呈三足鼎立,优信、瓜子、人人车,为顺应行业趋势,提高消费者购车体验,三家均有不同的市场策略。

以C2C为主要运营模式的人人车和瓜子,通过电商和线下实体店,为用户提供二手车买卖及车牌租赁等服务,以提升买卖双方交易的成功率为首等要务。而主打B2C模式的优信,通过B2B模式二手车在线交易平台优信拍、B2C模式的在线二手车电商平台优信二手车网上商城、新车资讯平台优信新车,满足了用户的多样化需求。

前瓜子二手车、现人人车员工包凡先生对邦哥表示,新政发布后,人人车并未受到影响,收车方式仍然是先将车主的车过户到租赁的个人指标,之后再过户给买家。

四年前,包凡还是瓜子二手车的员工,那时,正值二手车电商发起的广告大战时期,瓜子二手车2016年总投放额达10亿元,投放频次覆盖2016年全年,兑现了两年内投入2亿美金的诺言。

近年来,二手车电商的迅速崛起,在一定程度上也推动了二手车市场的整体增长。

然而,在火爆的营销热潮之下,瓜子二手车的人事架构的矛盾正悄然爆发。

2018年年初,大搜车创始人姚军红发表了题为《致投资者—瓜子商业模式剖析50亿美金的谎言》的长文称,瓜子二手车以巨量广告给用户“做局”,并质疑瓜子二手车的盈利模式,称其为二手车生态的破坏者。

2018年,随着几位阿里系高管的回归,瓜子二手车的高层开始了大换血。在此背景下,包凡离开了瓜子二手车,转投人人车门下。

在包凡看来,与瓜子的传统C2C模式模式相比,人人车在2019年推出的合伙人模式,让二手车交易成为了评估师等个人的生意,大大提高了用户体验和交易效率。

“我直接就能收车,咱商量好价格我就直接过户了。”包凡说。

图片

此外,二手车线下门店的生意也红火了起来。

“新政下来了,我父亲准备转给我一个指标,让我尽快买一辆车。”在人人车严选商城线下体验店里,一位客户对工作人员说。

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新政发布后,来店里看车的人明显增加,大多数为刚拿到指标的年轻人。

“如果短期内不打算买车,也可以把指标卖给我们,不是那种‘卖’。”工作人员对用户表示。

此“卖”非彼“卖”,是将车牌租赁给二手车商,以换取每月不菲的租金。

未来,随着一人名下多车的有序退出,人人车、瓜子等二手车商的车源也有望进一步扩大。

2016年,全国二手车交易量首次突破千万大关,其中,二手车电商平台总交易量约为110万台,平均每月通过二手车电商平台成交的车辆为9万台。未来,这一数字或将继续扩大。

前瞻产业研究院认为,未来我国二手车市场规模将逐渐扩大,预计到2025年,我国二手车市场规模将超过2.87万亿元。

“在多种红利的加持之下,2021年有望成为二手车市场从量变到质变的元年。”

就像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会长沈进军所说,2020年既是二手车政策频出的一年,也是政策落地的一年。

写在最后

后疫情时代下,新政对于国内汽车市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今年3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了对二手车经销企业增值税从原来全额的2%调减至了0.5%;今年5月,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下一步将多措并举促进消费回升,进一步促进汽车消费和二手车的流通,落实好新能源汽车购置相关的财税支持政策;今年10月,上海市发布了新一轮针对外地车牌的市区限行政策。

一系列政策红利,大大提升了国内车市的销量。乘联会数据显示,11月乘用车市场零售达到208.1万辆,同比增长8.0%,实现了连续5个月8%左右的近两年最高增速。

在推出小客车指标调控新政的城市中,北京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在新政的助力下,国内二手车市场无疑将以更快的速度迈向质变。

(文中包凡为化名)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3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