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少剑,很少见

文丨智能相对论

作者丨陈小江

国展常客周少剑,是有名的书法家,见过他的人不少,见过他作品的人就更多了。

作为一个大咖,他身上有很多标签。不过,在见过其字、其人、了解其书法故事后,在我脑海中蹦出的,只有一个念头——周少剑这样的人,很少见。

为什么这么说?

首先,当然因为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艺术家。

今年4月底,周少剑被评为中国书法家协会楷书委员会委员,此外,他还连续两届获湖南省政府文艺奖,中间跨度八年,书法方面累计仅有12人次入选,他一人独拿了2次。

而从15年前,首次拿下国展大奖——纪念傅山诞辰四百周年全国书法展一等奖后,周少剑就一发不可收拾,接连拿下第十届全国书法篆刻展优秀奖、第三届兰亭奖提名奖、第四届全国扇面书法展优秀奖、第七届中国书法兰亭奖等国家级奖项。这些,当然只是他众多奖项中的一部分,不然也不会被称为“国展常客”了。

作品入展或获奖,对书法家来说,自然是业界的高度认可。但对周少剑来说,这些不是最重要的,相比而言,不断攀登书法艺术的高峰才是。按照他的说法“我的书法还在路上,远远没有成型。”

你可以认为他是谦逊,但当你了解书法对于他的意义,你就会明白这并不是谦逊,而是数十年如一日的追求。这也是我认为他很少见的另一个原因——周少剑的书法之路,本身就是一个超级励志的故事,这很难得。

1972年,出生于常德桃源贫困农村家庭的周少剑,小时候经常一天一顿饭。他恐怕不会想到,自己有天会成为省城备受瞩目的书法家。毕竟,这中间间隔的距离实在不小。

更不用说,期间还经历了幼年丧父(11岁那年,周父因病去世)这样的悲痛经历——失去家中顶梁柱,也让原本清贫的家庭,变得更加艰辛,这对周少剑后来的发展,也产生了重大影响。

中考那年,周少剑考出远超重点高中录取线的好成绩,但苦于家境无法支撑他读高中、考大学,只能退而求其次,报考免费师范(常德师范学校)。

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让求而不得的少年周少剑,苦闷不堪。周少剑回忆称,在等待中考成绩时,自己恰似怀春少女等情郎——怕他不来,又怕他乱来。等到成绩出炉后,却又更加不甘。

怎么办?太无奈,周少剑唯有拿笔解愁——这段时间,他拿出毛笔,将自己所有课本都写了个遍,是告别,或许也是新生,只是当时的周少剑可能并未意识到,但伏笔已经埋下。

多年后,他跟我讲,那应该是他走上书法之路的重要诱因——很多人眼中,攀登书法高峰是无尽的艰辛,但周少剑说“生活艰辛,但书法并没有带给我艰辛,它带给我的只有快乐和安慰。”我想,这也是他后来数十年“笔耕不辍”的重要原因吧。

这种求而不得的苦闷,在周少剑上师范后依然还在延续,只不过稍微得到宽慰。

进入师范学校,他见到了人生中第一本字帖——中学生字帖;师范每天有一节习字课——有40分钟可以写字,但没有老师辅导;上到第二年时,经人介绍,他认识了常德书法名家陈国安先生,见到了更多名家作品,大大开拓了周少剑的眼界。

此时,周少剑书法的天赋,也开始展露。在师范第一学期大字比赛上,周少剑拿下一等奖,并且连续六个学期包揽。

我没有细问连续拿下六个写字大赛第一,对他意味着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书法,这时开始在他心中扎根,成为他一生追求的梦想。

但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再次给周少剑浇了一盆冷水。1990年从师范毕业后,周少剑开启了长达13年的乡村教师生涯,辗转四所学校,主教语文,兼教美术。在这些岁月里,他被繁重的教学任务压身(最高的时候一周34节课),并无太多时间和精力钻研书法,这成了他最大的苦闷。

何以解忧,还是书法——在桃源县教育系统里举行的师生书法比赛中,周少剑也频频获奖,这算是苦闷岁月里少有的甜蜜安慰。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在师范学校、在县师生书法中不断拿奖,但周少剑并未得到过正规的书法指导,仅有的,无非是幼时,跟在写得一手好字的邻居老嗲嗲身边打转,见识过“写一手好字是会受到尊重的”。初中遇到“乡里第一支笔”、因教过父亲、姐姐和哥哥又再教自己,对自己特别亲的郑老师的更多关照,带来的或多或少的耳濡目染而已。

直到1999年,周少剑遇到著名书法家张锡良(时任桃源县书协主席)。用周少剑的原话说,“张老师是我人生中的贵人,引导我走上了书法之路。”

张锡良对周少剑的影响,远不止于书法创作上的辅导、现场示范等,还包括精神气质、价值追求、艺术理念的影响——对书法百分之百的投入、严格的自我管理等。

在张锡良的慧眼识珠和悉心指导下,周少剑的作品,开始走出桃源县、走进全省作品展、全国作品展。周少剑积蓄才华,开始在更大的舞台上、不断绽放,这也让更多人认识到周少剑的才华,并给他带来了更大机遇。

从这时开始,曾经只带给周少剑快乐和慰藉的书法,开始改变他的命运。

2003年,周少剑走出工作13年的乡村,被调入县城的漳江小学。仍然是教书,但与以往不一样——这次,他是任专职书法教师。

如果说遇见张锡良,让周少剑在书法路上越走越宽,那么调入漳江小学任专职书法教师,则让周少剑获得全面解放——开始有足够时间和精力“写字”。为此,学校还专门给了他一间书法室,每年也有一定的办公经费——笔墨纸砚、以及外出的学习机会等。这些,被周少剑认为弥足珍贵

2010年,周少剑赴中国艺术研究院书法院研修,进行全日制脱产学习。这次研修之旅,给周少剑的书法理念和创作技法等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和提升。

据周少剑介绍称,书法院汇聚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书法精英,拥有书法创作、教学等领域的顶尖老师,虽然有时他们几天不动笔写字,但那种收获是无与伦比的——在这里你可能突然就不会写字了。

这一次,周少剑“吃得很饱”,直到2014到2015年,周少剑才感觉自己消化了一些,但更多内容可能“需要一辈子消化”。

2012年,周少剑再次做了一个重要决定,在资深鉴藏家永康先生地极力鼓动下,举家迁居长沙,再次蜕变——变成专职书法家,潜心钻研书法研究。

当然仍然不忘他的“老本行”。2013年至今,周少剑在张锡良书法讲习所担任导师,这让他走向一个更大的舞台。讲习所经常会邀请全国各地书法名家授课,同时也汇聚了众多省内外书法精英,这对周少剑来说好比“鱼入大海”。9年间的教学相长、思维碰撞,也让周少剑的书法更进一步,周少剑说,“这几年,多方汲取营养后,手底下现在越来越自由了”。

除在讲习所担任导师外,近几年,周少剑每月都会回桃源授课,也持续在广东、江西以及省内岳阳、常德、衡阳、邵阳、永州等地授课,持续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为培养书法艺术人才而努力。这种学有所成、不忘初心、反哺社会,也是我认为其难得的第三原因。

至于周少剑的书法,名家点评已经够多了,笔者就不再赘述了。感兴趣的朋友,如今正有现场观摩的绝佳时机——7月2日下午,《今我来兹——周少剑书法展》将在长沙美术馆开幕,这次书法展的规模和质量,也很少见,相信能够让你一饱眼福。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展览取名、题字等,皆出于张锡良之手。想起十年前,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昔我往矣——张锡良书法展》,不由让人感慨,这大概就是中国书法艺术与湘籍艺术家之间传承不断吧!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此内容为【智能相对论】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AI产业新媒体;

•澎湃新闻科技榜单月度top5;

•文章长期“霸占”钛媒体热门文章排行榜TOP10;

•著有《人工智能 十万个为什么》

•【重点关注领域】智能家电(含白电、黑电、智能手机、无人机等AIoT设备)、智能驾驶、AI+医疗、机器人、物联网、AI+金融、AI+教育、AR/VR、云计算、开发者以及背后的芯片、算法等。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标签: 长沙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