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沉迷:曾经的“王者”配不上现在的“荣耀”?



6月1日。

为更好贯彻落实新未保法相关规定。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就腾讯运营的“王者荣耀”手机网络游戏侵害未成年人权益一案,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未成年人保护民事公益诉讼。

这是全国首例由社会组织提起的未成年人保护民事公益诉讼。



中心认为:

1、腾讯不断下调适龄标准,当前游戏评级不符合“12+”,2016年游戏“评级”为18禁、2017年下调为16禁、2021年再次下调至12禁。

2、游戏人物形象设计过于暴露,游戏中的女性游戏角色,大多是低胸装、超短裤/裙等衣着过度暴露胸部、臀部的形象;网站及社区还存在大量色情、低俗等不适宜未成年人阅读的内容。

3、游戏人物篡改了历史人物形象,践踏民族传统文化;比如诸葛亮与大乔是一对情侣、唐代著名诗人李白与西汉著名军事家韩信陷入热恋等。

4、游戏商场充值限额及抽奖模式违反了国家规定。

5、潜在的诱导性沉迷设定弱化了未成年人的自控力,增加了沉迷风险。

早在今年2月。

就有小学生一口咬定:

李白就是“刺客”。



只是联想到腾讯“南山必胜客”的名声。

再加上它最近还告赢了国家知识产权局。

不“允许”酒类商标使用“王者荣耀”这个名字。

这场诉讼最大的作用。

可能只是“警示”和“告诫”。



另外。

值得一提的是:

六一儿童节“三胎”刷屏的时候。

一款叫做“摩尔庄园”的游戏“恬不知耻”的挤了进来。



这不是成心给家长“添堵”么?

而它真实的流量。

讨论人次。

显然不足以和三胎“相提并论”。



微博“打榜”

“时代的眼泪”摩尔庄园?

非游戏圈的人可能不懂。

摩尔庄园是个什么东西?

百度上说:

2008年。

摩尔庄园是一款由上海淘米网络开发,定位于社区养成类的网页游戏。

2009年。

摩尔庄园获得百度风云榜最佳网络游戏奖,成为获得该奖项的第一个儿童类游戏。

2011年。

摩尔庄园被改编为同名电影《摩尔庄园冰世纪》,首周票房据说有1500万。



2021年5月31日。

已经跳票两次的摩尔庄园手游开放预下载和预创角。

6月1日。

摩尔庄园全平台开服!

上线之前。

摩尔庄园的全网预约量就已经突破一千万,首日IOS预下载量更是直接突破两百万,登顶App Store下载总榜。

不可否认:

我们这一代人就算没有玩过淘米网出品的《摩尔庄园》《赛尔号》《小花仙》,但至少听过说其中之一。

摩尔庄园的创始人@汪海兵 据说还负责过腾讯的QQ宠物。

围绕着“社交+小游戏”的理念。

摩尔庄园这种上手简单的轻量级游戏,再加上可爱软萌的画风,一度成为无数儿童的“精神乐园”。

风靡一时的摩尔庄园。

黑马之姿的赛尔号。

女性向的小花仙。

这给了淘米2011年6月上市的勇气,市值一度高达3.07亿美元,汪海兵甚至打出了淘米网要做“中国迪士尼”的旗号。

淘米网还真打造了《摩尔庄园1、2、3》《摩尔庄园周播剧》《摩尔庄园第1、2、3季》和《赛尔号大电影1、2、3、4、5、6、7》。

只是因为摩尔庄园“超拉”、摩尔号“超NO”这种付费增值业务进入大众视野。

很快因为“让小孩沉迷网络”“诱导小孩充值”人人喊打。



再加上阿尔创的《奥比岛》、腾讯系的《洛克王国》“围猎”。

淘米网很快成为了时代的眼泪。

而今。

虽然游戏付费已经被广泛接受,游戏是好还是坏依旧存疑,游戏甚至进入了手机这种更广阔的市场。

但这却未必是摩尔庄园的时代。

虽然摩尔庄园手游有在刻意淡化“子供向”。



这种休闲类游戏能够吸引多少新用户暂且不说。

关键是它曾经的“爱慕者”至少都已经是个大学生了啊。

卖情怀可以。

但“冷饭”炒多了还是会馊啊。

这不。

大家的关注点很快就被“星无火”骗取小朋友的账号密码,毁掉其精心装饰的屋子且时隔5年后还出言挑衅吸引。




虽然我的内心毫无波澜。

甚至有点想笑。

老老实实留在回忆里不好么?

知乎“刷分”

“时代的赢家”王者荣耀?

花开两朵。

微博为了把流量变现,不知还有没有底线?

知乎这边。

“被迫营业”看起来蛮怪的。




当然。

很多人可能是谈“鹅”色变。

但不可否认的人:

作为一款游戏。

王者荣耀确实是成功的。

2018年。

王者荣耀全年收入220亿,小米的净利也才86亿。

2020年。

王者荣耀日活用户1亿,成为全球第一个日活跃用户日均“亿”量级的游戏产品。

2021年。

王者荣耀全年营收24.5亿美元。



但在最初。

王者荣耀其实还被叫做过“英雄战迹”和“王者联盟”。

不管自诩为“借鉴”?

还是被骂做“抄袭”?

能够审时度势。

这是王者荣耀成功的关键。

但也正因为如此。

王者荣耀随意“编排”历史人物一直就饱受争议。

当然。

从“荆轲性别”到“长城守卫军”,从全民手游到国家性赛事,经过5年的发展,王者荣耀早已不再是一款单纯的游戏,它成为了游戏文化的一部分。

腾讯也很快把它定位为“国民文创产品”。

但它能否扛起这一杆旗帜。

还要看它对待批评和非议的态度。

这一次的诉讼就是很好的“试金石”。

网络上不乏有声音为游戏辩解。

也有不少平台选择“推波助澜”。



不管是利益相关者。

还是游戏爱好者。

又或者真的是站在客观的角度说话。

王者荣耀是好还是坏?

大家想必心里都有数。

游戏“沉迷”

“时代的爆款”需要蜕变??

游戏这种东西。

上至几十岁的成年人,下至几岁的孩子。

我们都有克制不住自己的时候。

成年人还好。

能够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

只是比起周遭生活社交和工作,游戏对他们的吸引力显然更大。



但小孩子就不一样了。

他们暂时没能力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怕就怕。

他们因为各种原因游戏上瘾。

这时的“熊孩子”是真的会“抢”我们手中的手机的。

这个时候不管是答应?

还是不答应?

都有可能闹得不愉快。



那么游戏为什么会让人沉迷呢?

早前。

摩尔庄园时代。

自然是因为游戏能够带来一种新奇的体验,它能够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能够压缩“人生体验”。

如今。

王者荣耀时代。

现在的游戏讲究什么打击、攀比和社交,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一种“沉浸感”。

我们能够在游戏中升级、打怪、钓鱼、结婚甚至是游戏。

轻游戏花的只是碎片时间、精力和财力。

重游戏花的就不只是成片成片的时间,还有更多的金钱和情绪。

简而言之:

游戏用即时反馈、荣誉系统、成就感、社交动力这些机制提供了一种“逃避”现实的沉浸式体验。

说远一点:

它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激活了我们在和平时代内心的野性和狩猎基因。

虽然有人一直在强调:

游戏上瘾不是游戏的问题。

它是社会、家庭和孩子需要共同面对的“诱惑”。

我们不能粗暴的干涉孩子游戏。

因为我们没有找出孩子沉迷游戏的“根源”。



好吧。

这确实是家长、学校和社会需要关注的。

但不可否认:

现在的游戏厂商有多少是为了发扬游戏带来的正能量,用来开发大脑来提高注意力、专注力、自控力和记忆力?

又有多少游戏从游戏设计之初,就只关心怎样让孩子购买游戏、如何增加他们玩游戏的时间,一门心思只想诱导玩家“氪金”?

前者是理想主义。

后者只会谈现实。

更悲剧的是:

当下的商业社会只有赚够了钱,才有机会、有选择、有可能“奢谈”理想。

就在这个过程中:

游戏对玩家一生的影响已经挥之不去了。

2019年。

耶鲁大学的精神病学教授韦克斯勒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

儿童频繁使用电子产品一定会对他们的大脑产生影响,但这些影响是否有害,取决于儿童将来要做什么?

如果儿童长大后要做一名专业电竞选手,大脑的这些改变也许是有益的。

但这可能也意味着,这个孩子很难成为一个优秀的诗人。




最后。

我们再聊几句。

当你为游戏“伸张正义”的时候。

我只问你:

你愿意让自己家的孩子尝试么?

要知道:

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专注力、分辨力和自制力的。

更别提那些一往无前就是冲着盈利去的游戏厂商?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