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为什么留不住徐峥?

2020-09-02 21:13:45 轩婷

0.jpg

文/DoNews 轩婷

责编/杨博丞

字节跳动的朋友又少了一个。

8月31日,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宣布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欢喜传媒”)。根据协议,B站将以1.48港元/股的价格认购欢喜传媒新发行的普通股346,626,954股,总认购价格为5.13亿港元。交易完成后,B站将持有欢喜传媒扩股后总股本约9.90%的股份。

欢喜传媒也发布公告称,欢喜传媒全资子公司与B站全资子公司签署了一份为期五年的业务合作协议,内容包括:

欢喜传媒享有独家新媒体传播权及转授权的影视内容将于欢喜首映平台与B站平台上独家播放;于B站平台上播放授权内容所产生的所有收入经扣除成本后由合约方进行分成。B站将于B站平台上设立欢喜首映频道播放授权内容。B站及其连属公司将享有欢喜传媒主控影视项目的优先投资权。双方将在影视作品衍生开发方面进行合作。

联想到今年春节字节跳动以6.3亿买下徐峥《囧妈》版权,并与欢喜传媒达成多项合作,欢喜传媒突然转身牵手B站的结果可以说是出乎意料。不久前,巫师财经出走B站签约西瓜视频一事,点燃了B站与字节跳动的PUGC战火。

现今,在欢喜传媒的一得一失上,二者的影视剧长视频之争也开启了正面交战。

1.

对于大众而言,欢喜传媒的知名度并不高,但其背后却站着诸如徐峥、宁浩、王家卫、陈可辛、张一白、贾樟柯、王小帅、张艺谋等重量级导演股东。通过与影视圈明星大导的深度绑定,欢喜传媒牢牢掌握了中国电影市场头部内容。

像《我不是药神》《港囧》《后来的我们》《疯狂的外星人》《囧妈》等影片都是欢喜传媒主控项目。即将在国庆档上映由陈可辛执导的《夺冠》(原名《中国女排》),同样由陈可辛执导讲述网球运动员李娜人生故事的《李娜》,以及张一白新网剧《风犬少年的天空》、张艺谋《一秒钟》等皆有欢喜传媒的身影。

优质却又稀缺的影视内容,一直是爱优腾视频网站争抢的对象,更是字节跳动、B站打开影视圈大门的钥匙,拉拢手握多把钥匙的欢喜传媒,无疑是多了几分胜算。

字节跳动率先向欢喜传媒递来了橄榄枝。受疫情影响,2020年春节档搁浅,原定于春节上映的贺岁片纷纷撤档,包括欢喜传媒投资、徐峥自导自演的《囧妈》。在《囧妈》撤档后的第二天,字节跳动对外宣布,该影片将于大年初一登录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火山版等在线平台。

欢喜传媒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附属公司欢欢喜喜与北京字节跳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订立合作协议,欢欢喜喜及字节跳动将于在线视频相关的多个领域展开合作,字节跳动将向欢欢喜喜最少支付人民币6.3亿元作为代价。

公告显示,欢欢喜喜与字节跳动将分两阶段于下列领域展开合作:第一阶段合作期间为合作协议签署之日起6个月,主要内容有:字节跳动平台享有欢喜传媒若干新电影及网剧播放权;字节跳动在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平台内为欢喜首映平台设立独立入口进行导流; 字节跳动为欢喜传媒影视项目提供宣传推广支援;欢喜传媒将开放影视项目资源,为字节跳动及其关联方提供植入广告、联合推广、异业合作等资源;集团将向字节跳动或其关联方提供本集团主控出品影片的联合出品方的署名权。

此时,抖音日活已经突破4亿,短视频宣发成为影视剧标配,以抖音为首的短视频平台助推众多影视作品爆发。而字节跳动旗下产品的总日活已经达到了7亿,月活达到15亿。怎么看,高歌猛进的字节跳动,都是欢喜传媒的不二选择。

尽管院转网遭到了业界声讨,字节跳动的资金支持却让欢喜传媒损失降到了最低。另外,字节跳动的流量加持为其影视作品带去了海量观众。据悉,《囧妈》上线3天,就获得了超6亿的播放量。

2.

欢喜传媒在其2020年中期业绩公告中称,截至2020年6月31日,本集团于流媒体平台首播本集团独家投资的电影《囧妈》为本集团带来了可观收益,结果反应理想,大幅超出预期,为本集团带来了显著的口碑及流媒体平台用户,成功扩大「欢喜首映」的知名度及观众覆盖面。「欢喜首映」为欢喜传媒独家运营的流媒体播放平台。公告显示,目前「欢喜首映」APP(流动应用程式)的下载量已超过一千七百万,付费用户已超过三百三十万。

同时,公告还指出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第一阶段合作已与2020年7月23日结束。而在春节期间二者的合作协议中曾提到,双方将于第一阶段合作开始后尽快讨论落实第二阶段的合作细节,并签署相关协议。

据悉,第二阶段合作期间为第一阶段届满之日起至2022年12月31日,第二阶合作重点包括双方共建院线频道,共同打造“首映”流媒体平台;双方共同出资制作购买影视内容的新媒体版权。第二阶段的合作届满后,双方享有优先续约权。

如今,随着欢喜传媒与B站联姻,前者和字节跳动的第二阶段合作应该几无可能。

根据B站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月活用户达1.72亿,较去年同期增长55%,其中移动端月活用户同比增长59%。其日均活跃用户较去年同期增长52%,达5100万。数据与抖音相差甚远,但其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为79分钟,高于抖音。而在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上与B站不相上下的西瓜视频,月活用户应该不比B站少,但增速却不如后者。

某种程度上,这或许是欢喜传媒选择B站的部分原因。在以碎片化内容为主的抖音平台,动辄一两个小时的影片吸引力远不如“名场面”片段。而今年连续发布三个品牌宣传片《后浪》、《入海》和《喜相逢》的B站,正在不断破圈,并通过自制长综艺、扩充各领域UP主等方式扩充流量。此外,B站Z世代年轻用户群体,亦是影视剧消费的主力军。欢喜传媒投靠B站顺理成章。

翻看欢喜传媒与B站的合作协议,其实与字节跳动的协议大同小异,不难猜想,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的第一阶段合作是否不如预期。「DoNews」发现,目前今日头条APP中依然保有「欢喜首映」的入口。

3.

今年,B站一直不缺关注度。不甘于做小民寡国的B站通过各种尝试来挣脱二次元的小众束缚。此次与欢喜传媒的牵手,也可以看做其破圈又一力举。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也表示,“相信此次合作能为B站未来的内容扩容和用户增长打下良好基础”。

双方也将围绕影视剧播出、影视IP衍生开发等进行一系列深入合作。B站在自制内容上已经深耕多年,从动画片、《人生一串》纪录片到今年《说唱新世代》,但在自制影视方面却少有水花,牵手欢喜传媒或许释放了其发力于此的信号。

字节跳动则布局影视产业多时。除了抖音、今日头条深度参与到影视宣发,字节跳动还参与出品了多部影视剧。由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100%持股的北京字跳收集手艺有限公司就出现在了《我和我的祖国》和《唐人街探案3》的出品方名单中。

无论对于字节跳动,还是B站而言,影视剧资源在用户增长、留存等方面都具备优于其他内容的势能。失去欢喜传媒这张牌的字节跳动,在与B站后续的对抗中,或许会有些被动。但也不能就此判断字节跳动处于下风,TikTok前路受阻,字节跳动或许会腾出更多精力去攻打其他业务战争,变数丛生。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相较于爱优腾,字节跳动、B站作为新进入者,还有很长的坡要爬。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