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商业 > 复盘字节战投七年:“买”终究不如造
复盘字节战投七年:“买”终究不如造

撰文 | 李信马
编辑 | 杨博丞
题图 | IC Photo

近日,网传字节跳动裁撤投资业务,对此,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公司年初对业务进行盘点和分析,决定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将战略投资部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条线中,加强战略研究职能与业务的配合,相关业务和团队还在进行规划讨论。

据了解,字节的投资部门分为战略投资部门和财务投资部门,其中战投负责人为赵鹏远,有报道称,战投部解散后,赵鹏远等人将转去总裁办,员工将转岗或裁员,而财务投资线员工大部分被裁员。

回顾字节跳动的发展史,2012年字节跳动成立,从2014年12月,字节跳动进行了第一笔投资——并购了图片领域的图虫网算起,至今已有七年有余。2021年,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字节跳动战略投资部进行了60笔投资,“字节系”也成为互联网领域举足轻重的实力,而这一切,在2022年的农历新年前,踩上了刹车。

字节跳动为什么要做投资?究竟做了多少投资?这些投资对字节跳动的价值又是什么?就这些问题,DoNews整理了七年来字节跳动在投资领域的举动,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投资:字节的七年之爱与痒

字节跳动被称为“APP工厂”,最初的扩张是在资讯领域,曾经有传言,今日头条上各个垂直频道,都要被分离出来做个APP,而对不太好涉及的领域,字节跳动就进行投资或者收购。比如,其先后投资了今日特卖、图虫网、30秒懂车、快看漫画、Tower等项目,2017年,字节跳动大刀阔斧地收购了全球移动新闻运营商News Republic和北美音乐短视频应用Musical.ly,Musical.ly创始人之一的朱骏就在公司被收购后加入字节跳动,并且一度领导战投部。随后字节跳动推出今日头条海外版TopBuzz、抖音海外版Tik Tok等产品,后者被称为中国互联网企业最优秀的出海产品,在海外市场的大获成功。

随着业务的快速增长,字节跳动也开始了资讯领域之外的扩张,而这些扩张,也为字节跳动带来了丰厚的回报。不过总的来说,2018年之前,字节跳动通过投资并购和内部上线而推出的产品大致平衡,业务之间的相关性也较高,投资多集中在早期,战略投资的色彩浓厚。2018年之后,投资则有“百花齐放”的趋势,除了投资数量和投资金额大幅增长外,投资的领域也飘忽不定,多集中在中后期,更倾向于是财务投资,或者说,是文章开头提到的“协同性低”的投资。

数据来源:天眼查  DoNews制图

字节跳动历年投资领域汇总  数据来源:天眼查  DoNews制图

在早期,“买买买”以较快的速度弥补了字节跳动业务上的缺口,再安装上字节跳动的算法推荐引擎,让其迅速成为互联网新一代的大厂,而后期的投资也让字节跳动的估值持续增长,只是已经很难说清,这样的增长是如以往那样有实打实的业绩和预期做支撑,还是靠吃出来的虚胖了。

由于还未上市,这些投资的真实回报情况,可能只有少数的高层清楚。

投资:互联网大厂的必修课

在互联网大公司中,频繁的投资并购并不少见。据媒体统计,2021 年,腾讯、小米、阿里巴巴、字节跳动、B站、百度、美团、京东 8 家企业参与投资超过 600 起,总投资金额超过 3500 亿元。而阿里巴巴和腾讯投资的企业,更是被冠以“阿里系”和“腾讯系”之名,几乎没有缺席互联网的每个角落。

追根溯源,1914 年杜邦投资通用汽车,开启了企业风险投资(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 ,以下简称CVC)的模式,在过去百年的时间里,CVC的模式日渐成熟,成为科技公司扩张的重要方式。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2020 年全球CVC投资案例数量占到了风险投资整体的24%,投资金额也创下731亿美元的历史新高。

和纯粹的财务投资不同,CVC既追求财务回报,更注重企业的战略诉求,好的投资可以补全公司在技术或者业务上的短板,增强企业竞争力,推动企业转型,而如何平衡两者是每个企业投资时都要想好的问题。有一种看法就认为,字节跳动近年来的大举投资,并不是缺钱,而是为了寻找今日头条、抖音之后的第三条“增长曲线”。

中国CVC虽然起步较晚,但是发展极快,比如腾讯,在2008年成立了投资并购部(即腾讯投资),潘乱在《腾讯没有梦想》一文中曾说腾讯已经成为一家投资公司,这个说法其实很准确,投资既是腾讯的核心战略和业务之一,也极大推动了腾讯本身的发展。

2020年1月16日,腾讯总裁刘炽平在腾讯投资IF(Insight & Forecast)大会上表示,截至当时,腾讯总计投资企业超过800家,其中70多家已上市,逾160家成为市值或估值超10亿美金的独角兽。这个成绩,绝大多数投资公司是望尘莫及的。

2018年,资管新规出台,传统VC机构募资变难,资金充沛的互联网大厂却迎来大发展,上文提到,2018年后,字节跳动同样开启了“买买买”的节奏。从投资数量和总额度上来看,字节甚至只能算是“中规中矩”,排在腾讯、阿里、小米、京东等大厂之后。被互联网大厂收购,甚至取代上市成为了许多创业者创业之初就考虑的退出路径,甚至是主要路径。不被任何一家互联网大厂投资和收购,某种意义上距离“夭折”也不远了。

不过,进入2021年之后,互联网CVC似乎发生了变化。

互联网大厂投资,何去何从?

字节跳动为什么要解散战投部?字节官方给出的原因是对业务进行盘点和分析,决定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

2021年5月20日,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通过邮件告知全体员工自己将卸任CEO时,曾表示对自己2020年的三个年度 OKR——「探索远景新战略、研究组织和管理、提升社会责任」都不满意,其中前两个都与投资密切相关。 “当业务和组织变复杂规模变大的时候,作为中心节点的CEO容易陷入被动,每天要听很多汇报总结,做很多审批和决策,容易导致内部视角,知识结构更新缓慢。”张一鸣在信中感慨。

在字节跳动的联合创始人梁汝波接任CEO后,有报道称,字节跳动内部在进行组织和战略复盘,认为确实存在业务和组织臃肿问题,强调业务创新和提升管理,淡化短期目标,争取长期突破。

组织上,字节也进行了收缩,组织调整按照“紧密配合的业务和团队合并为业务板块,通用性中台发展为企业服务业务”的原则,实行业务线BU化(Business Unit,业务单元),成立六个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相关业务板块负责人均向梁汝波汇报。从结果来看,梁汝波更强调字节回归主业,从内部求增长而非外部,战投重要性的降低也就可以理解了。

但另一方面,许多人猜测字节战投部的撤销也与外部环境变化相关。在职场社区平台脉脉上,有用户认为,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政策大环境,还有平台用户数在一亿以上的战投需要国家审批,而且审批难度大等规定,让互联网大厂的投资变成了“鸡肋”,自己解散战投部是一种“识相”的表现。

对此,不少用户表示,如果互联网大厂停止投资创业公司,那创业公司的生存环境可能会更加恶恶劣,大厂也会重新回到抄袭和恶意竞争的旧路。

图片来源:脉脉

几天前有据媒体报道,字节跳动2021年全年收入约为58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677亿),相当于每日收入10.0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0%——以这样的增长速度来看,除了关键的战略投资外,字节也没必要再去投资其他增长更慢的企业。

不过,2020年字节跳动的全年收入为2366亿元人民币,据彭博社报道,其广告营收占比达77%,在2021年11月18日,字节跳动商业化产品部的全员大会上,曾有内部人士称,会议披露其国内广告收入近半年已停止增长。这与580亿美元的2021年全年收入似乎有些矛盾,具体情况如何,包括字节跳动的后续组织变化,还有其他互联网大厂是否跟进,DoNews将持续观察跟进报道。

如果对字节跳动想要有更多了解,欢迎移步之前的文章《隐退的张一鸣,跳不动的字节》。

延申阅读:字节跳动业务版图(部分)

数据来源:天眼查  制图:DoNews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