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公司新闻 > “黑暗之心”吴文辉决定再次出走
“黑暗之心”吴文辉决定再次出走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PingWest品玩(ID:wepingwest),作者:杜莉莉

吴文辉再次离开他创立的公司。

2020年4月27日,阅文集团宣布管理团队调整:联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先生和梁晓东先生、总裁商学松先生、高级副总裁林庭锋先生等部分高管团队成员“荣退”,辞任目前管理职务。

这是吴文辉的第二次出走。第一次发生在2013年,作为起点中文网创始人的吴文辉同样是带着创始团队共同离开了盛大文学。

起点中文网在2004年被盛大网络收购,成为其全资子公司,吴文辉成为盛大文学总裁,此后因内部矛盾,起点创始团队集体出走,创办“创世中文网”,投奔腾讯文学,吴文辉出任腾讯文学CEO。2015年,腾讯文学收购盛大文学,双方合并为阅文集团,吴文辉担任集团的联席CEO。这可以说是一次成功的“复仇”。

微信图片_20200429172921.jpg

这两次出走,吴文辉和他的核心高管团队都共同进退。据《第一财经》报道,“公司营收还在增长,不存在被竞争对手分掉市场份额的问题。腾讯本来只让黑心一个人走,但整个团队都跟着走了,他们凝聚力好强。”黑心指的是吴文辉,他的网名是“黑暗之心”,这也是内部员工对其的称呼。

在PingWest品玩参加的对吴文辉的采访中,以及多数公开露面的场合里,吴文辉都惜字如金,接受采访喜欢按照准备好的稿件照本宣科。寡言、执行力强,性格刚烈,是外界对他性格的注解。但当你和他谈及网文作品时,他却好像变了个人,开始侃侃而谈。他被称为是中国“网文之父”,但在起初他并非起点中文网的发起者,因其能力与性格,被团队成员推举为负责人,成为六人创始团队的核心。

吴文辉之所以能被称为“网文之父”,最重要的原因在于起点中文网探索出了网文的盈利模式。起点中文网(以下简称“起点”)于2002年正式成立,并于第二年就推出了“VIP付费会员”制度,开辟了网络文学的商业化之路。在当时,VIP 制度中订阅率最高作品的作者,收入就已达每千字 20 元人民币。起点为没有收入,仅凭一腔热血创作的作者们找到了收入来源。

吴文辉是“付费阅读”坚定的拥护者。在离任之日他发布内部信中也提到了付费阅读。他指出,创始团队从无到有开创了网络文学的商业模式,“尤其是奠定了付费阅读这样影响深远的基础商业规则,铺就了整个行业发展的基石”。

微信图片_20200429172923.jpg

但“付费阅读”的模式,在近年来到处都在强调“免费”或补贴的互联网竞争环境中迎来挑战。随着市场下沉,消费者需要更多便宜的,甚至“免费阅读”的产品。

根据QuestMobile2019年6月公开数据显示,当时月活跃用户量超过1000万的免费阅读类小说产品已有12个,这个市场不乏巨头新贵们的身影,比如背靠趣头条的米读小说,今日头条的番茄小说和百度投资的七猫小说。这些免费阅读产品与阅文抢夺着读者市场,并且正在逐渐壮大。

面对市场变化,阅文并非不为所动,他们于2019年3月推出了“飞读免费小说”,但由于管理层对付费模式的执念,飞读的地位尴尬,整体来看显得拧巴,成绩也并不出彩。

在2019年的财报中,阅文直言“免费阅读文学应用程序在短时间内吸引了数百万用户,不仅对我们自身的文学应用程序带来挑战,亦广泛地对我们的付费阅读模式造成影响。”

此前就有媒体指出付费与免费之争,导致了起点创始团队的离开。这究竟是否是此次变动背后的核心矛盾,尚需更多信息公开才可得知,但另一个更加表象的原因则是,这几年阅文的股价一直不如预期,其一路走高的营收数据也没能拯救其步步下跌的股价,也就是说资本市场对吴文辉治下的阅文经营模式并不看好。

3月17日,阅文集团发布了2019年年报。年报显示,阅文集团2019年实现总收入83.5亿元,较上年同期的50.38亿元增长65.7%,年内盈利11.1亿元,同比增长21.9%。但另一方面,阅文股价持续走低。2017年11月8日,阅文集团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开盘大涨后每股报于90港元,市值达到816亿港元。此后阅文股价逐步下跌,如今徘徊在20-30港元之间,远低于55港元的发行价。

微信图片_20200429172925.png

除了付费与免费之争,如今阅文手握大量IP,如《庆余年》、《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和《全职高手》等备受追捧的改编类影视作品,原作都是来自阅文。但尽管有着如此多的成功案例,但进展速度依旧未能满足腾讯与市场的预期。腾讯的“插手”也早有端倪,最近的一例成功案例《庆余年》,就并非出自吴文辉和团队之手——它恰恰是由此次变动中接替吴文辉担任CEO的程武主导的。

据公开信息显示,程武于2009年加盟腾讯。2011年,在业界首倡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战略”,推动阅文及旗下新丽传媒,与腾讯影业、动漫、游戏业务的联动。近年来阅文一直专注于IP价值开发,或许程武就是这个新故事的书写者。

程武在接管阅文的公告中表示,接下来阅文可预见的升级包括三方面,分别是实现IP培育能力升级;整合阅文旗下多个产品平台与腾讯丰富的产品平台和流量优势;在保持既有付费阅读模式的基础上,在拥抱新技术和产业互联网层面打开更多元的价值空间。简而言之,即是培育IP、开发IP,和免费阅读。

受消息影响,阅文集团4月27日股价尾盘飙升,报收31.95港元,涨幅5.97%。吴文辉等人的离职被市场视为利好的消息。

2014年4月9日,即将出任腾讯文学CEO的吴文辉曾经在微博上感叹,“十年一觉江湖梦,一切又回到了原点,真是兴亡一叹间,下一个十年不知又是何等风浪”。2020年4月27日,吴文辉辞任。当晚11点,他又在朋友圈用充满网文风格的语句感慨“每个大侠最爱的结局都是退隐山林”。

微信图片_20200429172927.jpg

“过去18年来,无数刀光剑影,但终算为中国网络文学于中国和世界文化之中争得了一席之地。”他写到。“但终算为当年所蔑为微末的草根作家争得足以自豪面对妻儿的稿费。”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如今即便“退隐”,吴文辉依然并非孤身一人,从起点就跟随身边的创始团队再次集体获得了“自由身”。待风平浪静之后,网文江湖也许会再次出现“黑暗之心”的传说,届时诸位看官也莫要惊慌,他可能只是归来扫席,以感谢让不爱山林的他不得不退隐的诸君。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