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风波:谁来做腾讯的“碎镣人”?

2020-07-02 10:46:37 李昊原

99.png

图 /IC Photo

文/DoNews 李昊原

责编/杨博丞

吴文辉走了,这位开创付费阅读模式的网文界大佬,在41岁年富力强的时候,和当初创业的老友们一起隐退。

不过这场权力的交接并不顺利,就在4月27日阅文发布人事交替的公告两天后,对阅文合同的争议开始在网文作家群体中发酵,最终演变成为一场席卷网文圈,并蔓延至主流社会的大讨论。

6月初,伴随着新的合同出来,风波也渐渐平息,但人们的记忆并不会消失。创始人出局的事件在腾讯系中并不多见,为什么是阅文的吴文辉?一份合同,又是怎样引起了公愤,最终又成功安抚了几乎所有人?

从腾讯,到吴文辉,再到一众“白金、大神”作家和数百万的网文作者,各自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又迎来了什么样的结果?在事件发生两个月之际,让我们来复盘这一切。

意料外的改朝换代

这不是吴文辉的第一次起落。

2001年,吴文辉和同样爱好网络文学的5位朋友,在工作之余一起创办了玄幻文学协会,并在第二年改名起点中文网,下面这张创始团队的老照片,从左到右分别是侯庆辰、吴文辉、林庭锋、商学松、罗立和郑红波,除了最年轻的郑红波较早离开外,其余的5人一直风雨同舟。

1.jpg

图片来源:网络

经历了一个行业的从无到有,吴文辉等人和所有对手都“硬碰硬”过,不过打击不止来自竞争对手,在被盛大收购后,吴文辉等“本土派”曾与空降的CEO侯小强产生矛盾,并最终因不可调和而在2013年3月集体出走。

这次离开只是暂时的,他们随即创办了创世中文网,当年5月又是许多头部作家合同到期的节点,吴文辉等人依靠以往的老关系大肆挖角核心作家,比如创作了《庆余年》《将夜》《择天记》等作品的猫腻,就选择转去创世,并收到了几百万的预付款。

吴文辉的团队颇具草莽气息,也自带山头主义。

最初成立起点时,几个人都有着各自的工作,其中三人还是第一代的网文作者,而网站的收入连服务器都负担不起,所做的事情在现在看来像是“用爱发电”。2004年,提出收购起点中文网的也不止是盛大一家,TOM集团曾给出更高的2000万人民币的收购价,不过要求创始团队在两年后退出,而陈天桥则承诺会保留创始团队对起点的独立运营权,以及用盛大点卡体系支撑起点的付费阅读,吴文辉等人选择了后者。

对吴文辉等人来说,网络文学不止是工作,也是爱好、事业和梦想,即使在身家过亿后,他们依旧喜欢看网文,也因此希望有独立自主的权利,和跨界空降的侯小强将帅不和只是表象,更深层的原因是在战略方向产生矛盾时,他们不愿意为集团的利益而放弃起点自身的利益。

离开盛大后,向他们投出橄榄枝的除了腾讯,还有百度、网易、360等巨头,最终选择背靠腾讯,除了实力更加雄厚且业务偏向娱乐外,腾讯给了团队更高自主权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2013年9月,吴文辉担任新成立的腾讯文学CEO,之后收购盛大文学,组建阅文集团并成功上市。数年里,吴文辉等人一直处于集团的权力核心,而几次起落后他们在网络文学领域的地位也变得无可动摇,甚至被网文圈戏称为“五帝”。

直到4月27日,阅文在晚间召开的全体会议上,突然宣布吴文辉辞任阅文集团联席CEO,与此同时阅文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等人也辞任目前管理职务。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成为阅文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战略及投资委员会主席,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担任公司总裁。

对于这次人事变更,腾讯和阅文都没有披露具体原因。吴文辉在内部信上写道:“对我和创始团队而言,从起点中文网开始到今天,我们已经完成了商业模式创建和优质资源整合的阶段性光荣使命,接下来,阅文需要抱持一种开放和决心,通过更彻底的管理转变,推动阅文在业务创新、技术突破、IP构建、生态构建等方面,迈上新台阶。因此,我们需要一个崭新的管理团队和协作模式,以便更好地强化网络文学与网络动漫、影视、游戏、电竞等腾讯数字内容业务的联动,更广泛地跟行业开放合作,进一步激发网络文学生态和优质IP的潜在能量。”

程武随即在内部信中回复称,感谢吴文辉等人多年来所做的一切,并表示“面向未来,阅文也有非常好的基础和机会,去升级和构建一个更具IP培育能力、更加开放、更能引领未来商业趋势的内容生态。”之后吴文辉将转为副董事长、商学松等人转为集团顾问。

和出走盛大时不同,此时阅文和腾讯在网文和文娱领域的地位已经难以动摇,即使不满,也难再有另立门户的机会,“退休”之后找个海边安静的看书,吴文辉离这样的理想人生更近了。

业内不少人猜测,这次人事变动的导火索,是吴文辉等人和腾讯在免费阅读战略上没谈拢,毕竟前者是付费阅读的开创者,而免费阅读能带来更大的流量,有助于IP衍生,更符合腾讯的利益,也是近年来的新趋势,消息发布后,阅文股价应声上涨。但资本看好的免费模式,对习惯了付费阅读的网文作者来说,可能会在收入上带来损失和不确定性,阅文的改朝换代毫无疑问会带来集团战略方向的改变,也因此成为网文作者们担忧和讨论的话题。

不过4月29日,一名网文作者在拿到新的合同并公开后,舆论的热点迅速从免费模式转向了新合同对网文作者的剥削。虽然在阅文的公告中得知,这一版合同并不是吴文辉等人走后才有的,但大型的人事变动让网文作家群体更加敏感,对新领导班子的不信任,也让这场冲突彻底爆发。

断更节与新合同

这场矛盾的爆发,很难称之为“劳资冲突”,因为阅文在合同中,并没有承认存在劳资关系。

合同第11.1条规定:“甲乙双方确认,甲方聘请乙方并不意味着甲方和乙方之间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上的劳动关系或雇佣关系。甲方不必为乙方提供任何劳动及社会保障方面的福利条件,除本协议约定的报酬外,乙方不享受加班费、节假日补贴及其他医疗、交通、通讯等待遇。”

有作者翻看以前的合同,并没有这一条,而是写着全权代理,这一改变引起了很多作者的担忧,新合约下是不是连著作权都无法保留?白金大神爱潜水的乌贼在5月1日完本了其现象级小说《诡秘之主》,一度被认为过早完结是对新合同的抗议,他随即在微博否认,并谈了自己对新版合同的看法:

新合同下著作权依旧是作者的,互动阅读推广也给出了分成收益的方案。但合同中“过分”的内容也很多,首先阅文使用小说的动漫、游戏、影视版权,不会支付作者任何费用;其次是推广互动阅读,却没有谈阅文的义务,比如如实披露运营成本等;最后,著作权虽然还在作者手中,但要求授权到著作权有效期止。

2.png

图片来源:截图自微博

比如我们可以看下合同原文的这条:“乙方将获得甲方网站自有渠道按单章订阅电子销售净收益的50%作为销售分成。甲乙双方同意并确认,当协议作品在甲方网站自有渠道运营直接收入扣除成本(包括但不限于渠道费用、运营费用等)后的收益为负数或零元时,则甲方无需支付任何分成费用给乙方。”看起来是对半分成,但不是收入而是收益,而且是在阅文自己的渠道上,那作者实际的收益是不可控,而且也是不透明的。

上一次阅文的合同被指“过分”,还要追溯到十几年前。当时起点中文网大量头部作者被17K等竞争对手挖走,为了稳定作者群体,阅文在合同中延长了签约时长,并提出全版权买断,一度让起点饱受“压榨作者”等批评,不过最终证明这是有效的。另一方面,阅文推出了“白金作家计划”来培养作者,到现在白金作家和大神作家基本等同于头部作者,已经成为具备行业公信力的名单。

时间的转盘又一次将历史重演,白金作家中流浪的蛤蟆、爱潜水的乌贼是最早几个明确反对新合同的作家,随之而来的五一劳动节,论坛、知乎、贴吧、微博都成了作家群体抗议和发泄不满的场所,编剧汪海林、湖南省网络作协等也先后发声支援。

5月2日阅文以程武、侯晓楠和阅文新团队的名义发布告作者信,首先澄清新合同是2019年9月推出的,阅文将巩固付费模式,并下架微信读书的限时免费活动,管理层还将安排与作家进行恳谈会,另一方面在各大平台,有关阅文合约的讨论被删贴或限流。与此同时网文圈中开始酝酿在5月5日马克思生日集体断更,用“断更节”这样激烈的方式来抗议新合约。

事情已经过去快两个月,结果是:断更节变成了一地鸡毛,阅文的编辑提前打招呼不要断更,警告断更以后不再给推荐,并屏蔽掉了部分文章和作者公告,有的作者发现自己草稿箱的章节当天被阅文自动发布了,有的已发布章节日期被改成了5月5日,还有的作者表示QQ自动删除了手机里的照片,在知乎等平台,有关断更节的内容也遭到删除或限流——下图中热榜第二的问题以及衍生的问题,就已经不在了。

3.png

图片来源:知乎

最终来看,阅文还是控制住了局面,围绕是否更新作者间也开始分化和进行争吵,4月27日后阅文原本连续大涨的股价,在5月3日和4日曾跌回去不少,但5月5日维持住了小涨。

4.png

图片来源:截图自同花顺官网

《赘婿》的作者愤怒的香蕉是参加恳谈会的作家之一,新合同出台之后,他在小说中用了一章完整回顾了事件的过程。香蕉是5月5日更新小说的作家,他不愿和阅文的矛盾过于激化,但也不肯公开抵制断更节,在他的回忆中,北京恳谈会的过程也有问题,许多具体的要求没有谈下去,整个恳谈会更像走过场,包括他在被的几名白金作家也曾和编辑破口大骂过,甚至威胁断更。

由于信息有限,现在很难对整个恳谈会的过程和之后一个月各方的博弈进行还原,不过香蕉等人对新合同的结果是满意的——即使阅文的退让非常有限。整个事件中引人深思的是,作家群体从开始的觉醒到迅速分化,只用了几天时间。

作者同样是分阶层的,极少数的白金大神收入极高,一小部分腰部作者收入足以糊口,还有很多是勉强领着全勤,每月收入刚到三位数,被戏称为“扑街”的广大群体。阅文的合同一开始是一视同仁的,无论哪个级别的作者上一份合同到期后,看到的都是一份新合同,愤怒的香蕉就讲到自己有个三十多名白金作者的群,“当时群里两个白金,都已经签了新合同,后悔得跟孙子一样”。

而这份合同,无论哪个阶层的网文作家都不愿意接受,因此作家群体一开始可以同仇敌忾,只是不愿意接受与不接受之间,不同阶层作者“用脚投票”需要承担的成本差别极大,这一问题在5月5日就体现并割裂了作者群体。

比如愤怒的香蕉就坦言,他的《赘婿》已经在起点中文网连载了9年多,不论合同怎么样,都是要写下去的,而部分作品已经进入IP化阶段或者和阅文关系好的白金作者,更是明确反对断更节。早已功成名就成为政协委员多年的唐家三少干脆就直白地说,面对明摆着的霸王合同:“不同阶段的作者,真的是不一样的,当你足够优秀的时候,你就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当你初入的时候,你就要考虑放弃什么而获得什么。”

55断更节为什么会变成一地鸡毛?内部的原因是因为作者中有人要闹大,有人不想参与被阅文拉黑名单,但又想搭便车,还有的人既想搭便车,还想要维护阅文来收获好感,最后自己先吵起来了。

此时阅文合同的风波已经蔓延到了网文圈之外,在五月底的两会期间,《芈月传》作者、人大代表蒋胜男提出用制式合同保护网络文学版权,政协委员、国家图书馆外文采编部主任顾犇建议加强对网络文学网站的监管,唐家三少也表示“任何一个作者,我相信都愿意自己全部的精力用于创作,而不是去因为版权和这样那样的问题去纠结啊,去影响自己的心态,去影响自己的创作”,作家和平台共赢才是长久之计。

6月3号,阅文集团推出了新的合同,并分为四类。新的合同方案比引起争议的那份要好很多,至少看起来让人舒服了些,有选择的权利,但在实际利益上,并没太多让步。

首先是基础协议,这个协议相当于不签约,就是给个写作的地方,对职业作者没什么意义,另外是甲乙两版授权协议,其中甲版差不多就是以前的旧合约,而乙版的合约看起来宽松些,却没有全勤福利、没有推广推荐、没有责任编辑,收益和版权还是要分给阅文。

5.png

图片来源:阅文

这个截图来自阅文作者在线签约页面,在网文竞争日益白热化的现在,选择乙版的作者几乎无法在平台上出头,并且在最后一行授权期限中还有备注说明,如果在授权期限内,公司自行或者授权第三方行使协议作品影视/动画/漫画/游戏改编权的,那么已经被行使的著作权授权期限将延长至协议作品著作财产权保护期满之日止——那么和甲版又有什么区别呢?

最后还有一类是深度协议,但是这个没办法说的很明白,因为这是白金、大神们的专属,就像唐家三少说的“当你足够优秀的时候,你就有讨价还价的资格”,下列这张表中,一系列的“以实际合同为准”,就说明了差异。

6.png

图片来源:阅文

事实上,新合同方案出炉后,愤怒的香蕉等一批白金作家,都表示支持和维护新版合同,甚至吸引了外部的知名作家来入驻阅文,比如《鬼吹灯》作者天下霸唱,曾因为版权和阅文对簿公堂,最近也发声支持阅文,而头部作家们引领着圈内的舆论风向,抗议的风波也就此平息。

不得不说,阅文的新合同抓住了一部分作家的心理,阅文上的作家已被人为的分成了4类,数百万的网文作家们以后很难再团结一致,而阅文恰恰团结了最关键的那几百人(阅文2020年共有“白金”作家和“大神”作家428人)。

路线之争和资本铁链

回到最初的问题,吴文辉为什么下台?

其中具体的斗争不得而知,但从阅文的几组数据可以看出一些端倪。谈起阅文,一般的印象是“网文霸主”、“付费阅读”,不过从最新的年报来看,这两个印象都开始变得名不副实。

在阅文上市的招股书中,有一张由Frost&Sullivan做的对中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的预测图,恰好估计到2020年,市场份额将达到134.08亿人民币,这个规模单纯指付费阅读带来的收入,以复合年增长率为30.9%为前提,但令人遗憾的是,差不多在2017年以后,付费阅读市场的收入增长就远远达不到这个数字了。

7.png

图片来源:阅文招股书

阅文的收入变化可以证明,2017年阅文付费阅读收入34.2亿人民币,相比2016年19.7亿增长高达73%,但此后的增长就逐渐放缓到停滞,付费人数和平均付费金额都到了瓶颈。

另一方面,随着程武代表腾讯提出“泛娱乐”战略(后升级为“新文创”),阅文也紧跟腾讯步伐,将精力转向版权运营。在2018年的财报中,阅文集团把以往四项收入合并为“在线收入”和“版权运营及其他”(版权运营为主)两项,其中“在线收入”包括付费阅读、广告和分销第三方游戏等收入。

8.png

2019年后,阅文开始试水免费阅读,在线业务收入中除去付费阅读的收入,相当高比例的收入可以视为来自免费阅读,虽然在年报中没有进一步划分,但通过对阅文付费用户数和平均付费的相乘可以大致计算出付费阅读收入,因此我们可以整理阅文历年来不同类型收入变化如下图:

9.jpg

10.png

(注:数据来自阅文财报,经DoNews整理,以半年为单位,2017.6 即为2017年前6月,2017.12 为2017年7-12月)

不难发现,在2017年至2019年三年中,付费阅读收入差不多在同一水平徘徊,而版权运营和其他收入在过去一年一飞冲天,虽然这一增长主要是来自于2018年10月收购的新丽传媒,当时155亿的巨额收购价也曾饱受诟病,但这的确让阅文的财报好看了许多。我们将阅文集团收入进行汇总,会看到一条让人振奋的曲线,2019年阅文营收较2018年增长了65.7%,而2018年较2017年只增长了23%。

11.jpg

数据来源:阅文财报,经DoNews整理

因此,注重IP打造和版权运营,对阅文是一条必由之路,如果没有来自新丽传媒的巨额收入,2019年阅文营收增长或许无法达到10%,阅文依旧会是网文霸主,但也只是网文霸主,一个没有发展空间的公司,在港股股价大跌沦为“仙股”指日可待。

而对阅文背后的腾讯来说,阅文必须走IP和版权之路,腾讯不可能眼瞅自己控股超过50%的公司股价大跌,但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在大文娱领域有什么是腾讯没有布局的?一个好的IP,网文卖完可以去做漫画,漫画好评再去做网剧、网剧在腾讯视频就能播放,反响不错再去拍电影,出游戏(端游、页游、手游),一个头部网文IP所有的授权买一遍大约花费几百万,而网剧、电影和游戏以腾讯的实力,哪个没有收入上亿的潜力?

回到开头,那份引起轩然大波的合同,为什么要写上阅文可以免费使用小说的各种版权的条款?因为好的IP阅文大概率会自己用,几百万的授权费(有的几十万授权费)还不想给,这样成本控制得很好。另外,如阅文不满意作者的小说需要修改大纲,一直无法达标就违约等,不只是为了写好小说,而且是从源头就做好“一文多吃”的准备。即使新版合同里的条款去掉太过分的内容,但阅文对版权的授权期限等关键依旧抓的很紧。

也因此,阅文对免费阅读显得有些暧昧。

付费阅读能带来真金白银,免费阅读能带来什么?除了低上不少的广告收入,免费阅读更容易“出圈”。在QQ、微信等渠道的免费阅读,冲击了付费阅读的收入,阅文的读者有两三亿,但付费用户连千万都不到,如果放弃一部分付费收入,来换取小说更高的阅读率是值得的,毕竟在注意力时代,网络小说在短视频、直播、游戏等娱乐方式的夹击,付费阅读和增长难以兼得。

在财报中,阅文这样解释道:“在订阅模式下,我们不同作品的阅读量并非均匀分布,许多作品上架时间较短后便无法产生明显的收入。将这些作品加入我们的免费阅读渠道能够给予他们再次亮相的机会,并从广告主处获取收入。因此我们认为,作为公司的一项重要举措,免费阅读模式将有助于提高现有版权的变现。”

而且免费阅读模式,内容成本的支出可能会少很多,付费模式下作者是和阅文就读者的付费分成清晰而且直接,免费模式根据刨去成本的收益分成,可操作空间很大。这样算下来,我们会发现,如果没有断更节和新合同,那么阅文能获利多少不好说,但内容成本一定会降低,这部分降低的成本,实际转嫁给了作者群体。

财报显示,其版权运营带来的收入虽然高,但是目前毛利率只有35%左右,远低于在线业务55%左右的水平,阅文在成本控制上很有动力。

12.png

这或许是很符合腾讯集团利益的,只是不符合吴文辉等人的利益。

盛大陈天桥很早就提出了打造“东方迪士尼”的设想,立足文学、影视和游戏多个行业,当时吴文辉还是盛大文学的总裁,手上掌握着起点中文网,不过好的设想并没有实现,最后却是大家分道扬镳。

吴文辉后来表示,当时他和盛大的矛盾在于,起点中文网是网文内容的来源,但盛大将作品的分销及衍生品权益等划归集团,吴文辉等人手上只有网文的电子版权,即付费阅读的利益。

因此,起点和盛大产生了直接的利益冲突。

虽然当时网文版权运营的商业模式还不成熟,但随着模式成熟度的不断提高,双方之间的裂痕只会越来越深,而且盛大的运营团队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的机会,这也是被认为战略眼光优秀的吴文辉难以忍受的。吴文辉等人出走时,还带上了几十名编辑和上百名优秀作家,在腾讯的支持下成功逆袭了老东家,不过风光多年后,我们会发现这一次的人事风波,和在盛大时有不少类似之处。

同样背靠互联网娱乐巨头,同样有巨头空降的新领导,还有打造大文娱产业的设想和在版权方面可能存在的利益冲突,不过吴文辉没有下一个“腾讯”了,很难说具体在哪个环节双方没有谈拢导致了吴文辉等人的荣退。

但对腾讯来说,阅文是非常有价值的,而吴文辉不一定是。我们记起吴文辉的第一个头衔多是“付费阅读之父”,而在程武欢送吴文辉的站内信中,他主要谈吴文辉时代的三个里程碑,分别是实现阅文上市、收购新丽传媒和搭建文学IP体系,对阅文来说,这更像是一个承上启下的盖棺定论,吴文辉走了,阅文的“腾讯时代”正式降临。

新的时代是好是坏呢?大概就像那份合同,如果大家都不去想不去说就这么签了,哪怕是白金作家,事后也只能“后悔得跟孙子一样”,帮阅文省下百来万的内容成本。至少网文圈的人都已明白,小说里可以让主角狂拽酷炫、霸气十足的作者们,在资本面前也只是普通人。

全面向腾讯靠拢的阅文,会成为腾讯文娱帝国锁链上坚固的一环,而当这条锁链开始勒紧时,谁能来做那名“碎镣人”呢?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