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平台频频“倒盘”,社交电商或迎来“评级”时代

2020-09-08 11:39:03 推荐

张晨(化名),站在巨大的玻璃落地窗前,把烟使劲地在烟灰缸里戳。这不是他微商创业以来的第一次失败,却是他最不能接受的一次失败。他想不通,一年前的社交电商,还是市场规模高达2万亿的创业富矿,为什么自己带着团队,allin全部身家,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换来的却是倒闭的局面。

让人担忧的是,“张晨”已经成为一种现象而非个例。利淘发不出佣金了,趣淘也快要跑路了,创季停止运营,飞省提现收手续费20%,雀享优品已倒盘,喜团转型团购失败,回归原业务......据工商信息不完全统计,2020年仅广州、义乌两地,已有五百多家社交电商平台倒闭或停止运营。很多中小平台,难以为续,或依附大平台成了“团长”,或关门跑路。

社交电商,就像航行在黑暗大海里巨轮,需要灯塔的指引。

9月6日,来自杭州市电子商务协会、北京大成(杭州)律师事务所、杭州市律师协会互联网信息专业委员会,以及部分电商行业专家进行一场深度的讨论,发出行业警告,将通过协会、头部平台及相关专业机构联合起来,通过行业评级,白皮书规范市场,达到优胜劣汰,行业洗牌和升级的问题。

硬币的另一面:千团崩盘,行业污名化

近几年,借助去中心化、适配下沉市场人群、顺应私域流量趋势等“东风”,社交电商已经成为电商领域里仅次于自营电商、平台电商的“第三极”。

数据显示,我国社交电商行业的市场规模年均增速均在70%以上。预计2020年社交电商用户数和市场规模,将增加至7.73亿人和3万亿元。根据《亿邦动力2019中国社交电商白皮书》预估,2020年社交电商规模占比约为16%,相当于再造了一个京东。

这块大蛋糕,谁都想过来分上一口,于是“硬币”另一面开始展现——“草根”创业者疯狂涌入,带来基数庞大的中小平台。

这些平台大多面临下列问题:

1、自身运营能力和市场端需求无法匹配;

2、疫情影响终端需求缩减,竞争加剧,供应链组织,货品匹配组织等硬伤被放大;

3、2019年市场信息不透明,本地化运营还有空间。2020年,头部平台进场,这一因素被抹平。

对于中小平台而言,这些问题原来只是“慢性毒药”,然而疫情就像催化剂,加速了“死亡”进程。眼下社交电商市场上中小团正面临着千团崩盘,背后引发的是链条反应:供应商拿不到货款,小b提不了现,消费者收货延时,假冒伪劣等。显然,行业走到十字路口,急需寻找到新的答案。

自发性探索+自觉性引导:是答案吗?

围绕问题,这场神秘沙龙上,协会、律所、头部平台齐聚一堂,对社交电商如何评级,以及行业白皮书如何规划引导行业市场等话题,展开了多方面的对话和思考。

行业专家分析认为,今年社交电商小平台群体性停止运营有着诸多成因,比如受到今年疫情的影响,也有行业本身的不规范等因素。但更需要注意的是,越来越多的平台不愿称呼自己为“社交电商”,这与缺乏完善的市场规则以及被少数平台所累造成严重社会负面等原因紧密相关。

沙龙中,单个头部企业也已经警醒到了这个问题,正在自发性地探索,以赋予社交电商行业以正能量。比如,拼多多正通过多个举措,在品质和服务上不断摆脱低质形象。

除此之外,头部平台还应抱团进行自发性探索,以点带面,引领行业规范和升级。显然,这场沙龙就是为此而做的尝试,协会,律所,行业头部平台已经在多方共建,意图加速去芜存菁,营造海晏河清的市场环境。

声明:本站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网站对此声明具有最终解释权。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