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车暗面:“白色石油”锂矿争夺战,血腥开场 |【经纬低调研究】

2020-10-22 09:35:13 推荐

继石油和稀土之后,全球又有一场新的资源争夺战正在上演——锂。在汽车电动化的大背景下,锂是动力电池的核心生产元素,被誉为“白色石油”。

两年前,一家中东石油公司的CEO在访问硅谷的途中非常惊讶,他最关心的不是未来石油价格的走势,或伊朗在中东的活动,而是特斯拉在加州令人惊讶的增长,他说:“我真不敢相信特斯拉的数量,他们无处不在。”

最近,埃隆·马斯克在特斯拉电池日(Battery Day)上发布了一系列新技术,例如一款无极耳电池,缩小了电流移动的距离,并降低内阻,可以让电池成本大大降低。马斯克甚至还宣布,要让电池成本下降56%,并基于此推出售价17万人民币的新车。

如果降低电池成本这一目标能够实现,那么电动车替代燃油车将大大提速。目前,一辆电动车的制造成本中,最大的就是动力电池,占整车成本的40%,是价值最大的零部件。而在传统油车的成本构成中,发动机和变速箱价值最大,占比25%。

在这一大变革的最上游,全球正在上演对原材料的资源争夺战。无论动力电池采取哪种技术路线,都需要大量锂元素——它被誉为“白色石油”。

在燃油车时代,大国们在中东为了石油大打出手;在电动车时代,新的角逐将在南美洲和澳洲上演,盐湖和锂矿将成为人们争夺的焦点。

全球的锂资源主要集中在南美和澳洲的“三湖七矿”之中。盐湖开采更为容易,成本低廉,目前在产的三大盐湖:Atacama、Hombre Muerto和Olaroz,还有两个在开发盐湖Caui和Vida,均位于南美洲智利、阿根廷和玻利维亚的三国交接处,被称为“锂三角”。

2019年底,刚刚赢得连任大选的莫拉莱斯宣布辞职,离开玻利维亚,结束将近14年的总统生涯。他声称,是美国策划了他的下台,而这和玻利维亚政府不愿向外国投资者开放锂矿有关,针对他的政变旨在扶持右翼领导人开放玻利维亚的锂矿供工业开采。

仅仅五年前,锂还是一种小到不能再小的稀有金属,大部分的锂被用在陶瓷和医药上面,直到电动车行业拔地而起,锂矿开始成为各国争抢的战略资源。

1

锂对于动力电池意味着什么

每辆电动车约需要9kg锂。对于电动车替代燃油车的新世界,谁掌握了锂资源供应链,谁就将控制动力电池的未来。

锂主要存在于两种地方:盐湖和锂矿山。按全球的供给量来看,澳洲锂矿占50%,南美盐湖占40%,中国的盐湖和矿山共计10%。

未来十年,随着电动车渗透率的大幅增长,也将推动对锂的巨量需求。目前,全球锂资源输出有两条产业链:第一条是从澳洲矿山开采,再运到中国加工成锂化合物。

第二条就是由南美盐湖开采,提取的卤水可以直接在当地加工成碳酸锂等锂化合物,技术简单,再销售到其他国家。

动力电池的两种技术路线中,高镍三元电池需要的是氢氧化锂,这种主要由锂矿山开采;而磷酸铁锂电池需要碳酸锂,这种主要由盐湖开采。

磷酸铁锂电池成本低廉,是低售价电动车的最佳选择,所以出货量也是最大的,例如国产版特斯拉Model3就采用的磷酸铁锂电池。此时南美盐湖就非常重要。

2

发生在玻利维亚的“锂”政变

在南美洲玻利维亚、智利和阿根廷三国交界的三角地带,是一片广袤无垠的高原荒漠,这儿富含钾、镁、锂、碘的盐湖,储藏着全球已探明70%的锂资源。在未来的电动车时代,被视为下一个“海湾地区”。

被誉为“天空之镜”的玻利维亚乌尤尼(Uyuni)盐湖,是全球热门旅行地,它同时也是全球锂资源量排名第一的盐湖,但玻利维亚政府严格控制乌尤尼锂矿的开发。

玻利维亚乌尤尼(Uyuni)盐湖

2019年底,玻利维亚前总统莫拉莱斯的下台就与各国对锂资源的争夺相关。早在2008年5月,日本住友集团和三菱集团就叩响了玻利维亚总统府的大门,莫拉莱斯拒绝了这些国家的锂矿开采计划,他说“我们不会让15世纪的悲剧重演。”

“15世纪的悲剧”是指,玻利维亚在古代是印加帝国的一部分,15世纪初期,玻利维亚沦为西班牙的殖民地,此后被西班牙统治长达300年,直到18世纪初才获得独立。

在莫拉莱斯任内,他将几家强大的矿业公司国有化,他期待通过开采锂矿使国家走上致富道路,但这明显动了西方国家的奶酪。

此外,莫拉莱斯还是一位印第安人原住民左翼总统,外界传闻他熟读《毛选》,并且在教皇访问之时送上了一枚镰刀锤子样式的十字架。2019年初,玻利维亚与中国和俄罗斯建立了锂矿开采合作伙伴关系,例如与中国新疆特变电工集团签订了合作开采协议。

但到了2019年底,玻利维亚发生针对总统的政变,莫拉莱斯陷入选举计票争议。2019年10月21日晚官方公布的总统选举投票结果显示,莫拉莱斯的得票率超过对手10个百分点,在第一轮选举直接胜出。

但美国主导的美洲国家组织(OAS)宣称发现选票作弊证据,反对派指控莫拉莱斯阵营舞弊,拒绝承认选举结果。但是莫拉莱斯表示,“我们在第一轮选举中获胜,所以我们的参与绝不是失败的,但是政变是提前准备好的。”

最终莫拉莱斯失去军方和警方领导人支持,被迫宣布辞职。

莫拉莱斯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说:“这是一场国家和国际政变。”

“我绝对相信这是一场关于锂矿的政变。”他说,“美国知道我们有世界上最大的锂储量,有16000平方公里。”

位于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湖南部边缘巨大的锂蒸发池

玻利维亚是南美三国中对开采限制最严的,它要求必须由本国资金全面控制,外资只能合资介入下游开发。智利和阿根廷相对宽松,智利的法律规定只有国家所属的公司,或持有国家特别行政许可/特别开采合同者,可开发锂资源,但是要达到一定规模。而在阿根廷,美国、澳大利亚、中国、日本等外资已经介入了一些开采公司。

 3

新资源争夺战

随着锂资源越来越重要,各国都把它当成极其重要的战略资源。美国自2008年以后,有关锂资源储量等信息不再对外公布。总统特朗普近期又下达命令,提高锂等矿产的安全供应能力,以保护美国人民的利益。

日本人也在大举进军锂矿产业。2018年4月,软银集团投入约80亿日元,取得了加拿大内玛斯卡锂业9.9%的股权,这是软银的首个矿山投资项目,而此前软银不会投资这种资源型的重资产项目。

除了软银,对锂资源有直接需求的全球知名车企,都将自己的供应延伸到上游锂资源。宝马、丰田、特斯拉等车企巨头纷纷布局上游锂矿资源。

例如特斯拉正在与智利最大的锂矿生产商SQM就锂电池原材料供应进行谈判,未来特斯拉可能在这里建立一座加工厂来生产其电池所需的锂。

中国的两大锂业巨头天齐锂业和赣锋锂业,也在积极布局,总计占有全球30%的市场。

除了全球公司,生产国也在积极寻求变革,例如智利期望自己不仅仅是资源出口国,也变成电池生产国。智利最大的锂开采商SQM宣布:将以折扣价出售给那些能带来电池技术的买家。

但小国想进入全球供应链难度很大,汽车制造商需要在不太远的地方与电池生产商合作,而南美显然不是好的选择,在南美还几乎没有人生产或是购买电动汽车。另外,锂只是动力电池生产所需要的的原材料之一,还有镍和钴等重要元素,这些智利也需要进口。

全球最大的锂矿石生产国澳大利亚也对此颇为不满,澳贸易部长明确表态,锂矿一开采出来就被运到海外,加工锂产品和电池制造这种价值创造的活动都跟澳大利亚没关系,这种情况需要改变。

澳大利亚也在大力吸引海外投资,同时鼓励国内的锂矿商,向下游去配套建设锂盐、锂电池工厂,形成垂直一体化布局。

总之,玻利维亚前总统莫拉莱斯的下台,预示着南美成为“下一个中东”的可能性。在未来几十年的电动车世界中,将不再使用石油,这一变革将对全球经济产生巨大影响,也将带来全球力量格局的重大变化。

中国一直将石油依赖进口视为重要的战略劣势,这种危险被称为“马六甲困境”,指的是如果在台湾或是南中国海与美国发生对抗,美国海军切断马六甲海峡的航运通道,阻断中国从中东或非洲进口石油的邮轮,这将使中国经济陷入僵局。

能源安全是任何一国都非常重视的。美国通过过去十年的“页岩气革命”,已经在能源供给上实现了优势地位,页岩油已使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领先于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美国也已成为最大的石油出口国和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基础能源的充足给了美国战略底气。

而中国在押注电动车。电动车的普及将改善中国对石油进口的依赖,并且能对欧美强大的燃油车工业弯道超车。如今,中国的影响力几乎涵盖了动力电池中的每个组件,根据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的数据,中国约占全球锂、钴和其他原材料精制加工市场的80%。

既然无法成为石油国家,中国正努力成为“电动国家”,已经投资了从刚果民主共和国,到智利和澳大利亚的盐湖矿山,以确保获得足够的锂资源。中国目前主导了锂金属最终产品的供应,生产了全球近三分之二的锂离子电池(美国为5%),并拥有全球大部分的锂加工设施,中国本身的锂消费量也占全球一半。

不过,中国的锂原材料仍然需要大量进口。根据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研究所的数据,到2025年, 与国内43.38万吨碳酸锂当量需求相比, 本土供应仅为18万吨, 还有25.38万吨的缺口, 不考虑出口所需的锂资源,需求的对外依存度高达58.5%。

中国一方面加大开发国内矿区,例如青海、西藏、四川等地的盐湖矿山,另一方面通过投资海外资源,例如2018年天齐锂业在严控资本外流的环境下,动用上百亿人民币收购海外资产,成为锂矿巨头SQM第二大股东;2019年赣锋锂业、杉杉股份、宁德时代等也在西澳矿山和南美盐湖多有斩获。

受新冠疫情扰动和锂价低迷的影响,全球锂资源扩产计划均出现大面积中止和延迟,这意味着锂业进入了一个深度调整的关键节点。不过从长周期来看,预计今天的全球锂产能仅能达到2030年需求量的70%。

纵观历史,当一种新的能源形式出现,一个企业或是一个国家需要有两手准备,一方面是去掌握供应链的上游,例如石油时代去投资油田,电动化时代去布局锂矿;另一种则是要始终保持对新技术的敏感度,就像高度依赖石油的国家,例如沙特阿拉伯,石油出口占到政府收入的70%和GDP的40%。如果能源形式发生更迭,对经济的打击将是毁灭性的。

不过,能源转换不是在短时间内就能完成的,煤炭取代木材成为第一能源花了近两个世纪,石油取代煤炭也花了一个世纪。电动车形成颠覆还需要时日,但随着电池技术的革新,比如固态电池(仍然需要锂)等新技术的发展,将极大加速迭代的进程。

References:

1、国泰君安:锂行业发展趋势研判,坚守和破局

2、五矿证券:全球硬岩锂矿纵览,生存之战与新机遇

3、川财证券:海外锂矿增产暂停,国内企业逆势上行

4、参考消息:美国、欧洲、日本、中国正在激烈争夺,又一场“资源战争”打响了!

5、建约车评:锂的战争

6、WSJ:The New Geopolitics of Energy

7、Bloomberg:Are Batteries the Trade War China’s Already Won?

8、The Economist:Petrostate v electrostate



声明:本站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网站对此声明具有最终解释权。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