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公司新闻 > 荔枝播客上线 音频行业的下半场来了?
荔枝播客上线 音频行业的下半场来了?

1月6日,音频平台荔枝(NASDAQ:LIZI)正式对外公布上线了一款名叫“荔枝播客”的中文播客App产品。

内部人士告诉DoNews,早在2020年底,荔枝播客App就已经在部分主播和用户间进行了多轮内测,并不断改良、升级,最终在新年第一天在各大应用市场正式发布“1.0”版本。

从官方披露的介绍上看,“荔枝播客是专注于音频领域的荔枝公司打造的垂直类播客内容平台,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海量的海内外精品播客内容、丰富的交流互动场景、以及纯粹的播客收听体验。”上线当日,荔枝播客还联合了洪晃、谷大白话等各领域名人大咖打造超级播客IP,致力于在站内打造更多元化的高品质播客内容。

作为在线UGC音频社区及音频互动娱乐平台,荔枝为何要单独推出一款“纯粹”的中文播客App呢?对此,业内资深人士认为,这符合荔枝一直专注音频领域、服务播客内容创作和音频消费的定位,“纯粹”的中文播客App 可以让喜欢此类音频内容的人更好的聚集起来,“事实上,这也是海外播客产品的经验,其形式和路径都有章可循。”

可以说,“荔枝播客”的推出恰逢其时。
“给播客平台减重”:轻量级、有趣,也有深度

荔枝播客的产品负责人表示,其产品的特点可简要总结为:轻量级、纯粹、便捷、互动新玩法。

打开荔枝播客,能很清楚地知道,这是一个视觉上轻松的App,界面简洁,产品只分为“发现”、“订阅”、“我的”三个功能模块。

在发现页里,通过线性排列推出播客节目,用户点击后即可收听相关内容。当然,用户可以根据自身喜好,在“人文历史”、“影视娱乐”、“故事与小说”等标签内寻找心仪的播客账号。“发现”页还会根据用户收听历史每日为其推荐三个新播客节目单集。这种简洁有效的推荐方式,让初次接触播客又找不到好听节目的用户有了“选择”的可能。

如果希望持续收听该电台的节目,关注收藏后,将会储存在“订阅”页面里的“喜欢”栏目,便于下次收听。“荔枝播客”还增加了统计收听时长这个功能,并设有专门的“付费订阅管理”。

新推出的荔枝播客Slogan为“听见新世界”。“我们希望播客的特点是内容选题新颖有趣,表达方式轻松随心,充满个人特色,在这种形式下听众往往能得到很多新奇的观点,进行有趣的思维碰撞。”上述荔枝播客产品负责人表示。

对比市面上的包括荔枝App的音频平台,荔枝播客又具备怎么样的特性呢?

荔枝播客的推出,借鉴了RSS订阅模式,这是一款泛用型播客,而相对应的像荔枝App、蜻蜓fm等则是平台型播客产品。

平台型播客,顾名思义,播客制作者需要将内容上传到平台服务器,然后经过审核和编辑发布后用户方可收听;在泛用型播客里,用户则可以直接和制作方建立端对端的订阅关系。值得注意的是,荔枝播客继续重视在内容安全、版权上的审核,领先的AI智能技术赋能播客创作与分发,也投入人工审核,确保播客内容的总体质量。

同时,以音频社区见长的荔枝公司在新产品上还注重在互动上的建设,特意设置了热门评论外显、时间戳功能、听友互动功能等,用户沉浸在播客世界的同时能满足社交需求。
荔枝播客本质是荔枝“回归初心”的诚意之作

“做好的声音内容、扶持主播一直是荔枝的初心。这次单独推出荔枝播客App,也表明了荔枝公司管理层对中文播客市场的重视,并愿意在未来投入更大的精力去深耕这块领域。”一位接近荔枝高层的内部人士向36氪透露。据悉,在决定做这款产品时,荔枝创始人兼CEO赖奕龙在公司内部马上建立了“荔枝播客上线准备会”,并将负责产品、技术、市场等8位相关负责人拉进群,每日汇报重要进展。

记者梳理荔枝公开资料,成立7年多来,自2013年推出第一款荔枝App以来,荔枝创建了一个充满活力的音频社区,鼓励音频内容的创建和分享。如今,荔枝已经成为了一个声音的乐园,提供多样的播客和音频娱乐产品,包括音频直播和各种交互式音频产品,使用户能够获得沉浸式的多样化音频娱乐体验。现在,荔枝也正密集谋划自己的多元商业模式,也密集与汽车厂家如小鹏、广汽新能源、比亚迪等合作布局车载音频,下沉Iot领域。

从最新披露的2020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数据上看,荔枝的商业布局卓有成效。其月活跃用户达到5620万,累计上传播客数量达到2.34亿,Q3新增播客数量超过1900万,月均互动总次数超过32亿次,创下历史新高。此外,荔枝也实现了上市后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口径下的季度盈利。

一个做大做强,且不断拓展边界的荔枝,现在又重新“化繁为简”,推出了一款专注播客的产品。

赖奕龙跟管理层内部提到的“回归初心”来自于自己特殊的声音经历。实际上,梳理公开资料不难发现,从最初创业开始,赖奕龙并不把荔枝当作一门生意,而是想帮助人们展现自己的声音才华。1997年,赖奕龙在电台进行DJ工作,“有些人声音好听,也很有才华,就是没有一个平台给他们展示。那几年,我看到太多有声音才华和热情的人无法获得体制内主播的工作。1999年,我还组织了一场摇滚音乐会,这些经历都让我相信声音是有温度的,也是治愈的。”他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到与声音的故事。

而在“回归初心”的背后,荔枝播客的推出也体现了荔枝在探索中国新播客产品的努力。

荔枝播客不同于其他平台的特点还在于,荔枝原有的独家优质播客及评论也将导入“荔枝播客”,荔枝App原用户的数据也将关联到荔枝播客,让用户在体验新款产品时降低替代成本,减轻用户负担。
截至上线当日,荔枝播客平台上已有超百万条节目、近20000档播客。
中文播客的下半场到了么?

“播客在中国发展的下一步,其实是在进一步吸引更多在专业领域有建树的人参与到节目创作之外,更应该借鉴海外播客的经验,在节目的形式上有更多的探索。”有业内人士指出。

The Infinite Dial(长期观察美国播客市场机构)的报告显示,2岁以上美国人中,听过播客的比例在今年进一步上升至55%,约合1.55亿人,月度播客听众数历史上首次突破一亿大关,占比为37%,同比增16%。在收听时长及节目数量方面,美国播客听众平均每周收听的时长为6小时39分钟,再创新高。正是这种大好局面,让Spotify几乎是全情投入到了播客市场,并在美股市场一路走高。

而回到国内,中文播客长期以来的市场占有率被短视频等压缩。一来这与国内互联网快速转向移动端愈发呈现中心化的状态有关,早期的播客创作者更愿意利用互联网的开放特性,而不希望将内容与单一平台进行绑定。二来播客作为内容创作,也同样面临着不少政策风险,保持小众或许可以在一段时间降低风险,但在知名度上无疑又会大打折扣。

因此,过去像传统的音频平台,如荔枝App、喜马拉雅、网易云音乐等平台最多只是被播客创作者作为多个分发渠道之一。

但播客这个曾经小众的行业,在2020年突然成了互联网巨头们争先布局的新战场。3月底,由即刻团队出品的泛用型播客客户端小宇宙App上架公测,并在12月与QQ音乐进行了深度合作;9月,有媒体爆出快手正在内测一款播客App“皮艇”,该产品已于11月正式上线。11月底,网易云音乐上线全新版本,底部新增“播客”一级菜单,同时就播客推出了与歌单类似的“播单”功能。

“我认为(荔枝播客的推出)这是荔枝对大互联网平台及其他播客平台的一种无声回应。”长期观察音频行业人士表示。他认为,主流音乐平台如QQ音乐、网易云,加入了播客播单,并利用已有的流量导入用户,企图占领到播客市场的一杯羹;小宇宙App等则进行了一些形式探索。“荔枝作为拥有汇聚直播、社交、播客内容等各大板块的音频App,这次推出专注中文播客的荔枝播客,也展示了荔枝在声音领域持续的野心。”

中文播客的下半场怎么打,值得期待。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